嶄新的進境【原載73年8月15日中央日報】

 

民國七十年,「雅音小集」在國父紀念館演出「梁山伯與祝英台」之後,經過了兩年的沉思與努力,它終於有了嶄新的進境,而這些與過去迥然有異的新發展,將明顯的表現在八月十五日起演出的新戲「韓夫人」上。

「韓夫人」這齣演宋代名將韓世忠夫人——梁紅玉一生事跡的新戲,由孟瑤教授編劇,孟教授殫精竭慮的把這位女民族英雄,刻劃成一位充滿女性光輝的人物,又不失其巾幗英雄的形象。

在現成的平劇埵部u戰金山」一戲,漢劇有「黃天蕩」,徽劇有「娘子軍」,都是演梁紅玉擂鼓助陣,大敗金兵於黃天蕩的故事。

這次孟瑤教授為「雅音小集」新編的「韓夫人」,與過去舊戲的處理方式,最大的不同處,在於新戲特別著重全劇各角色演出的整個效果,不像舊戲那樣刻意的突出梁紅玉一角。傳統的舊戲,有一特色,如「戰金山」被視為武旦戲,則往往特別突出武旦一角,而把其他角色視為陪襯性的搭配而已,其優點是主角光華四射,令人目不暇給,其缺點則為整體的戲劇效果,往往打了折扣。這次「韓夫人」從編劇到演出,就在這樣的一個創新的想法下,做了一些嚐試,而希望能做到,既能突出劇中主要角色的演出效果,也能在全劇每一個細節的刻劃上,都不放鬆,以能充份兼顧整體的演出成績。

經過孟教授與我長達半年的研究與磋商,在前年六月,「韓夫人」的劇本終於脫稿了,我懷著無比珍視的心情帶著這份佳構,啟程赴美,此行是在美國亞洲文化基金會獎學金的贊助下,對美國的劇場藝術做為期一年的觀摩考察,而我所以隨身攜帶「韓夫人」的劇本,就是希望在美國研究劇場藝術時,能夠隨時把一些外來的觀念和心得,用到這齣新戲上去。

我在美國這一年,時逢其會的結識了兩位極有創意與才氣的日本籍舞台設計家和燈光師,當時正在美國劇場工作,名叫島川徹及佐藤壽晃,當我在紐約看到他們所設計的舞台及燈光資料時,深為各種巧思及創意所吸引,於是,我試著提出問題,請他們捉供高見,殊不知我又對他們廣於搜羅相關資料,及一絲不苟的想問題方式所折服,就這樣在無數次的切磋討論中,這兩位日籍專家成了「韓夫人」舞台及燈光的設計者了。他們對東西的傳統戲曲精神,確實有極高的領悟及表現能力,再加上他們一絲不苟的敬業精神,勢將為這齣劇生色不少。在我自美返國開始排練「韓夫人」這齣戲時,他們曾專程來台北瞭解國父紀念館的舞台現況,看到他們仔細地丈量所有舞台空間的細節,由於停留時間短暫,他們幾乎是夜以繼日的再度研討,我對他們敬業的精神,不禁油然生敬。

在美國的一年中,給我極大的啟示是,在有關劇團的經營管理方面,美國的藝術團體,善於調動社會資源的參與,在人力、物力上尋求援助,看到彼邦人士的這種做法,使我深深的體會出,想要帶動一個社會的文化藝術風氣,實在是件需要廣泛結合社會上關心藝術的人士及團體來共襄盛舉,才能廣收其效,而斷非逞一己之勇所能獨自為功的。這種體驗與心得,造成我此後對發展「雅音小集」的方式,有了與以往不同的做法。

我在去年七月,帶著在美國研究揣摩了一年的「韓夫人」劇本,回到毫北。從那時開始,經過在國外一年的考量,所謂「雅音小集」的再出發,就進入了具體行動的階段了。我明白,對於一個劇團來說,要是不演戲,也沒有新作品問世,又有什麼「再出發」可言呢?就在這種認識下,「雅音小集」全力的投入「韓夫人」的準備上,並且熱切希望,透過「韓夫人」的演出,能證實經過兩年多幕後努力的「雅音小集」,確實已站在再出發的轉捩點上。就在這份「雄心壯志」的推動下,這齣戲的音樂、動作、舞台、服飾、造型等部份的設計工作,就此齊頭並進的展開了。而這齣戲的表現原則,如前所言,將朝著發揮整體的戲劇效果的方向,在各個部份尋求新的創意。

在音樂方面,這齣以傳統國劇為表現基礎的新戲,從製腔到伴奏的種種設計,顯然是全齣最重要,也最吃重的靈魂性工作,與我合作多年的朱老師少龍,為了尋求在音樂部份的嶄新表現,在為期十個月的不斷研製之餘,竟然用壞了三部卡式錄音機,投入心血之鉅,當可想見。就「韓夫人」的音樂場面而言,此次參與演出的樂壇精英幾近百人,傳統文武場由朱少龍及侯佑宗兩位老師領導,而國樂方面,更蒙中廣國樂團鼎力協助演出,並由王正平先生指揮。這樣一個堪稱浩大無比的音樂場面,在舞台位置的規劃上,也有新的嘗試,那就是把傳統文武場及國樂團,全部安排在舞台的正下方,比起一向放在舞台右手的傳統文武場表現方式,可說是一次新的嘗試。在我的想法中,這樣新的安排,也許有某些好感,那就是突出了一個完整而可以多變化利用的舞台空閒,同時因為文武場移至台下,可以更靈活的視需要而擴大陣容,也不致有空間的限制。

在動作的設計方面,與過去「雅音小集」所推出的戲相比較,這齣戲的身段動作,可說是空前壯觀,由於舞台空間得以充份變化利用,使身段的表現得以大肆發揮,像傳統的國劇舞台只有上下兩個出入口,而這齣戲由於佈景、燈光種種條件巧妙的配合,可資用做出入口的竟有六處之多,其交錯進用,自然變化豐富,這齣戲的許多大場面和身段動作方面,是由大鵬的趙榮來老師及朱錦榮先生所精心設計,他們兩位深知這幾年來社會各界人士對「雅音小集」的演出,已形成高度期待與矚目,這使他們兩位更是全力以赴,除了揉合摘取了許多國劇中的身段精華外,更在芭蕾和武術中吸取創意。在這齣特別重視整體效果的新戲中,「闖三關」及「水戰」兩段演出,身段動作最為可觀,「闖三關」表現韓世忠夫婦率兵深入蠻荒,力闖三道險關,力建軍功的一場戲,這場戲集合了目前國劇界基本功夫最紮實的上百好手,以極其壯闊的場面做立體的呈現,尤其是唱詞曲牌、動作等每一細節都經過悉心的設計和搭配,堪稱渾然一體,做了最用心的結合,這場戲的演出效果,將是我最寄以厚望部份之一。再說「水戰」,所表現的是韓世忠夫婦與金兀朮在黃天蕩大戰的一場戲,在場面上,把它處理成在船上和水中以及陸上同時鏖兵交戰的壯麗雄偉景象,也是這齣戲頗富創意,而演出效果頗具特色的場面之一。

在舞台的設計方面,這次「韓夫人」的演出,由於聘請到構想極富創意,工作一絲不苟的日籍專家,而使這齣戲在舞台及燈光運用的手法上,足令「雅音小集」的觀眾一新耳目,尤其是這兩位國際友人在佈景及燈光上的巧妙設計,真是使舞台空間的變化和利用,造成了許多超越時空的豐富效果。這一次的合作經驗,使我深深的體會出佈景及燈光,不僅僅是一套配襯演戲,乃至於營造氣氛效果的手段與設備而已,它更是一種使一個有限空間的舞台,產生一個無限變化的魔術。傑出的設計不是呆板地限定了某些空間,而是相反地創造了無限展開的世界。由於這次舞台及燈光的別出心裁,而使「雅音小集」決心加強日後演出,在燈光上的運用。

在演員的安排方面,「韓夫人」這齣戲由於一改舊觀,特別重視通劇的整體效果,所以在角色的分配及排練上,可說是不分主角、配角乃至於龍套,統統做了最深入精細的要求,而全體演員,雖然多達一百多人,卻無不全力求好,在長達半年多的排戲過程中,大家奮力工作的情形,每每使我感動不已。

這齣戲,「韓夫人」一角由我扮演,從少女一直演到老年,其間的角色變化頗為豐富,是「雅音小集」演出來,我所面臨的一次最大挑戰。其他的角色,像韓世忠由曹復永扮演,必須由小生演到老生,戲份極為吃重,韓夫人父親一角由葉復潤擔任,他的戲份雖不重,但演出穩健,為全劇生色不少。其他如吳大成一角由吳劍虹擔任,金兀朮一角由齊復強擔任,都是同台演出多年的長輩及好友,大家合作起來非止得心應手,並且使我獲益匪淺,除了以上這些主要角色之外,我相信真正能為這齣戲憑添無限光彩的,還為那些為數近百的年輕演員,他們在以張富椿、杜匡稜、宋陵生、陳玉俠、鍾福仁、趙振華、莊統能等為首的硬堣l演員搭配下,所做賣力認真的演出,將是這齣「韓夫人」重頭好戲之一,他們都是出自大鵬、復興、陸光等劇校的一時之選。

算起來我們從去年七月起就展開了具體的磨製工作,從一段唱腔的推敲到一個身段的改進,從台上的演員,到台下的音樂場面,從編劇再三的調整劇本,到戲服的製作,以及燈光器材的添置和排演便當的供應;這椿牽涉數百人的龐大繁浩的作業,就在無限趕忙中,逐一展開了,而做為「雅音小集」創始人的我,即使忙碌到我必須利用開車的時間,啟開錄音機聽、研究每一段初步製成的腔調,但是在我內心中仍然是充滿昂揚的喜悅,我熱愛國劇,更深刻的體認到對國劇的使命感,正像我常對朱老師所說的,平常總覺得他只是一個尋常長者,然而當他在舞台上表演那徹底放開的琴藝,全場的觀眾為他的琴聲而屏息入神時,他就成了一個令人抬頭仰望,精氣神都無限充沛的巨人。

在獻身國劇二十五年中,我曾經演出過電視劇和拍電影,但很快的我發覺國劇才真正是一座博大精深的戲劇寶山,它給予我無窮的啟示和教誨,短暫的離開,只有使我在再回到它身邊時,更毫無保留的去熱愛它。這些年來我不斷的和校園內外年輕人交換意見,我發現如何保存國劇藝術而不任其失傳,固為極重要的工? 作,然而,不斷的推出新的創作,並且在表現方法上尋求新的發展以因應年輕觀眾的需要,並擴大國劇的影響力,也是不容偏廢的重要工作,雅音小集就是基於這項工作理想而創立的。經過五年來的努力,共推出了三齣新戲,也整理演出了三齣傳統戲。雖然每一次的演出都是耗時一年以上全力動員,其間甘苦也難以一言道盡,但是我以及「雅音小集」的其他成員,心中卻都是充滿了歡欣,只因為我們總算又為國劇貢獻了些微力量。

回顧過去,展望未來,「雅音小集」透過這次空前盛大的「韓夫人」新戲的演出,已經跨過了一個新的轉捩點,經過五年的努力耕耘,從今年開始「雅音小集」有了固定的辦公室,也有了固定的排演場,尤其是今年在尋求來自社會人士及團體支援方面,洪健全教育文化基金會捐贈的一百一十五萬元的製裝費用,以及其他許多有形無形的贊助,都是令人十分感動的成績。在自己的努力和各界的厚愛下,我們在國劇道路上的步伐將更加穩健有力。在充滿樂觀的遠景前,益發地使我相信,對於我們來說,不論是想證實自己的成長,或是想報答社會的關愛,最好的方式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斷地在來日演出更富創意、更具高水準的好戲,同時讓一切期望中的進步都透過具體的演出來逐一實現。這一想法也是「雅音小集」與我今後努力的基本目標和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