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音小集」演出後的話【原載68年5月25日民生報】

 

終於十七、十八兩天像我一直企盼地那般過去了。

十八日晚間散了戲之後,精疲力盡的我,一想起滿場熱烈的掌聲鼓勵,便感到無限溫暖與安慰。重擔卸肩,內心快樂無法形容。回家途中,陣陣的冷風,夾著細細的雨絲,透過車窗夾縫,拂面吹來,只覺渾身舒暢,爸媽、弟妹們的交談,我一點兒也聽不進去,因為耳中仍然充塞著觀眾熱烈掌聲的迴響,這真是我永生難忘的一幕。

回到家中,母親像往常一樣忙著做點心給我吃,父親也忙著整理錄音帶,這一邊吃著母親燉好熱騰騰的雞湯,一邊和父親研討這兩天演出的得失,一眨眼已是第二天早晨三點多了,經不起母親再三催促,父親和我,意猶未盡地各自回房休息,耳邊仍聽得母親直唸著:「小莊,忙完了心情該放輕鬆了!這樣下去,怎麼得了,怎麼得了喲!」

躺在床上,雖然我一再告訴自己,我疲倦了,現在終於可以安安穩穩地睡個舒服覺了。可是,睡了兩個小時,我竟又習慣性的趕緊起床,像是沙場老將,一旦解甲歸田之後,猛然間竟不能適應沒有起床號的日子,想到這堙A我不禁啞然失笑。

清晨六點多少我敲開一家許久未去的美容院大門,老板娘見到睡眼惺松的我,滿臉詫異,我要求她把我原本很短的頭髮,再剪短些,最好是能一下子剪去所有的煩惱,好讓我有充足的精力來迎向另一個新的挑戰。從鏡中靜靜地端詳形容憔悴的自己,真像是打了一場艱苦的仗。快一年了,每天除了上課,就是排戲吊嗓子,似乎永遠都是位忙碌碌的,我深知時間的消逝是最無情的,所以分分秒秒都要緊緊掌握住,也許我做了不少犧牲,但是我得到了更多的收穫。

回想起過去這一年來,從以俞大綱教授生前編寫的劇本為藍本到請我文化學院的導師楊向時教授,逐字推敲、增減詞句,又從編新腔到燈光、佈景、舞臺效果等,無一不是諸位長輩及「雅音小集」伙伴們心血的結晶。尤其是最近一兩個月來,大家緊鑼密鼓的排練,大家每天聚在一起不是談戲就是排戲,心中唯一的願望就是把戲唱好。

為了省時省事,幾乎天天都是吃排骨便當,現在「雅音小集」的成員,可說是談便當色變了。為了戲,我和朱老師爭執,但我深信,唯有不斷的切磋,才能逐一減去各項缺點;也唯有集思廣益,才能使戲更趨向完美的境界,但最重要的,我覺得還是演員本身,一定要對所飾演的角色,做深入的探討、研究,要認真的揣摩劇中人物心態的變化。因此,演員應該有權力表達自己的思想,提出她自己的見解,因為,當一個演員站在臺上的那一剎那,她已與劇中人物融為一體,而不再是演員本身了。

為了這樣一個信念,「雅音小集」的夥伴們一次又一次的排練,直到大夥兒們精疲力盡為止,我自己深知唱工不如人,除了不斷地練習之外,我更信勤能補拙,於是在這次的演出我加進了幼工,如前蹻、腳柱,希望能藉此彌補自己的短處,所以自己也不知從何時起帶著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傷痕,想必是排練時留下的,但高昂的鬧志一直支持著我,所以竟也不感覺痛楚,現在演出過後,全身酸痛、苦不堪言,好在有觀眾熱情的鼓勵。使精神為之一振,畢竟我們的心血沒有白費。

我尤其要衷心感謝諸位師長辛勤的指導以及軍中劇團的大力相助,有了他們,「雅音小集」才得以順利演出,另外,我還要特別感謝各界對「雅音小集」的支持與愛護,及參與此次演出的師長及同學,他們大力的支持,將使熱愛藝術的我永記心田,而且有了他們,「雅音小集」才得以順利地實現我們理想的第一步。

說起來,我們的理想很簡單,只是希望能喚起年輕人對這項優美藝術的關懷與重視,從而得以延續國劇藝術的生命。但是真正要實現起來,其間的困難重重,憑著我們的傻勁與信心,「雅音小集」終於誕生了,而且也得到了令人感動的迴響。

本來,在我多次應邀前往各大專院校與青年朋友談國劇之後,我最大的感觸就是,現在的年輕人在基本上並不排斥國劇,他們只是無從了解和欣賞國劇抽象的身段和意境,於是,我們這次實驗性的演出,選的是家喻戶曉的題材,加上現代劇場的一些新觀念,為的是要讓年輕人的欣賞到國劇中那份典雅的美感。

有不少的長輩指我為大逆不道的叛徒。也有許多朋友讚我提昇了國劇的意境,事實上,我兩者都不是,我只是默默地,一點一滴地將我們所學所知的投注到這項藝術中去。

午夜夢迴時分,耳際又響起觀眾的掌聲,像是在無形中鞭策著自己,要不斷的超越,要不斷的進步,從這次的演出,我們也從摸索中學得了許多寶貴的經驗,由於這次是我們第一次從事實驗劇場創作,所以有許多疏忽不週到的地方,尚祈各界先進予以見諒及指正。

今後,我們定會更加努力,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雅音小集」能呈現出更美好的成果,以不辜負師長的教誨及社會各界人士的關愛。

我熱愛國劇,希望有一天,有許許多多的年輕朋友也能像我一樣熱愛它,甚至參與實際工作,不管是幕前幕後,到那時,「雅音小集」才算是真正的實現了理想和艱鉅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