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相思苦【原載69年3月25日民生報】

 

十六日演完戲回家,累得癱在床上,腦中一片空白。不知怎的,這次的演出特別感到身心疲憊,十個月來食不知味的緊張日子,隨著演出的結束而告一段落,於是,我靜下心來思索一些必須作決定的重大問題,例如──是否還要繼續下去?

直到今天,才算真正體會出「矛盾」二字的真諦,那是一次一次的自我否定與肯定的掙扎經驗,更是一連串輾轉反側、夜不成眠的累積!

有些好朋友看我為了實現「雅音」推廣國劇的理想,除了照管有關演出的大小事宜,把自己累得不成人形外,同時還要忍受許多不應有的困擾,於是紛紛為我抱屈,勸我乾脆算了,過過逍遙自在的日子,豈不十分愜意!他們認為培養觀眾,推展國劇是大家的責任,不應讓「雅音」在付出諸多辛勞之後,還須面對許多不解「雅音」理想者所產生的誤解。

誤解者的出發點誠然是善意,我也衷心的感謝這份情意,然而在同時,「雅音」更需要的是充滿愛心與關懷的鼓勵。長途賽跑是很辛苦的,觀眾對衝刺的選手是應賜予熱烈的鼓勵還是聲聲的噓聲?是不是每一個練跑步的選手在第一次比賽時就能使用最正確的姿勢和技巧得到第一?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中途退出的選手是永遠跑不到終點的。「雅音」目前所作的嘗試也許不是最完美,最正確的,但是誰也不能否認「雅音」是正朝著大家共同的目標「讓國劇蓬勃發展」而奔馳。時代的巨輪是無情的,如果再不積極的發揚這項美好的藝術,很可能我們的下一代便再也不會主動踏進國家劇院,到那時,我們豈不都成了向歷史繳白卷的罪人?

基於這份揮之不去的焦慮,基於對國劇崇敬的熱愛而無法拋卻的使命感,我終於下定決心,不管環境如何困難,「雅音小集」絕對將繼續努力下去!

或許,我們的嘗試並不成熟,而那也正是我們需要大家指正之處。戲劇本身就是一項需要集思廣益的藝術,任何成就都是所有參與者智慧與心血的結晶。我們所有的,僅是一顆追求藝術和完美的赤子之心;所需要的,是更多建設性的批評,來指引我們前進的道路。相信在?策?力的合作下,必能找出一條可循的途徑,產生更多完全屬於這時代的作品。它們將是傳統的延伸,也是傳統的新生!

當然,在那段矛盾的日子中,我也曾軟弱和氣餒過,尤其當結完帳後,發覺這回收支又無法平衡,內心還真有些許的憂慮;多年的積蓄,在兩次演出中已用去大半,然而卻還聽到一些閒言閒語,以為我成立「雅音」是為了個人名利,此時此刻,除了苦笑,又能如何?只有等待時間來證明了!不過,所剩無幾的積蓄是否能支持到那個時刻,我也不敢說。

這次的演出,累壞了許多年長的老師們,尤其是臨時接到修改劇情通知的那兩天,所有的老師幾乎都徹夜不眠,從改劇情,改詞句,改唱腔,改身段,改場次到更動一切的搭配,都必須在兩、三天內完成,否則戲就無法如期演出。那份緊張、焦慮,至今仍心有餘悸!在此,我誠懇的希望我們能早日建立一個完備的劇本審核制度,明文規定送審日期及審核期限,讓各演藝團體有所依循,俾有充份時間作完善的準備工作。否則,在手忙腳亂,人心惶惶的情況下,實在難求最佳的演出效果。

三天的演出,擠滿在國父紀念館堛瘋[眾,給予「雅音」莫大的安慰,而蔣秘書長、外交部朱部長及李市長等各級長官的蒞臨指導,更給予大家無限的鼓勵。我們相信,只要這些鼓舞的原動力繼續存在,「雅音」對發揚國劇的熱誠就不曾消失。

在此,謹代表「雅音小集」向所有參與此次演出的師長同學們,致最高的敬意與謝意,更感謝所有觀眾們的鼓勵和愛護,但願「雅音」這棵弱小的幼苗,能在社會大眾愛心的灌溉下,日漸茁壯。今後,我們將以更謹慎的心情,來作種種嘗試,以不負各界所賜與的厚愛。

「雅音小集」成立迄今,甫滿一年,而在這一年中的兩次公演後,我們不再諱言「雅音小集」現有的能力是薄弱了些,因而,在拋磚引玉的工作已告一段落之際,我們真摯的希望能早日成立研究基金會,透過完備的組織,有系統的來支援學術理論的研究實驗工作。我們更希望有更多的師長及同學加入我們的陣容,從各個角度來作國劇的研究推廣工作,以期能早日達到繁榮國劇人口的最高理想。曾讀過一首小詩──「也想不相思,可免相思苦,幾番細思量,寧願相思苦!」若把「相思」解作對國劇的熱愛,那麼,這幾句話大概就是我目前心情的最佳寫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