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有心人的一封信【原載75年7月30日民生報】

 

人生的一個轉捩點

身為一個國劇人,擺在我們面前的是一條比別人更崎嶇的路。但是,我常想,一個現代的國劇人,不同於以往的「坤伶」,我不要現代人用保護古董的悲憫眼光來看這門藝術,我要以好的表演,足夠的魅力,吸引現代人來看它。

今天,你看到雅音小集能吸引滿座的觀眾,我出國念書回來再投入劇場,看到的都是風光亮麗的一面。但是,我遭遇困難的時候,很少人知道那辛酸的過程,必須堅強克服,才能完成心中的理想。

十八歲那年,我在大鵬劇隊參加演出,已經演過「紅娘」這些主角戲了,但是大師姐們擔綱的戲碼,要我跑龍套、做宮女,我還是照樣上。

有一天,在後臺上好蛣扔菑W臺,一位大師姐把我從一群龍套中拉出來,當著大家的面教訓我:「妳的扮相怎麼這麼醜?妳是最醜的宮女!」

這句話有如晴天霹靂,我的眼淚只有往肚堿y,下了戲回到後臺,洗去臉上的菃瞗A看著鏡子,我告訴自己:「有一天,我一定要成為臺上最漂亮的角色。從此,我研究怎麼化菕A上臺的服飾一定要講究,站上臺去,就肯定要以最美好的一面表演給觀眾看。

十八歲那年,我到當時的淡江文理學院旁聽俞大綱教授的課,是我人生的一個轉捩點。俞教授知道班上有一個學國劇的女孩子來聽課,非常注意,總是先問我懂不懂,但是平心而論,那時我剛從封閉的劇校環境出來不久,那埵酗偵繴妝嚏H

俞教授付出愛心耐心,對我重新教導,從中國的詩詞開始,點點累積。經過兩年調教,俞老師開始為我編寫第一個劇本「王魁負桂英」,大家一聽是個悲劇,所有老師都反對,都說郭小莊是學花旦的,站在臺上哭都像笑,她怎麼能演一個悲劇人物?

俞老師力排眾議,特別請三位老師教導我,重新調整我的表演方式,從基本步伐開始,改掉我在臺上一走路就面帶笑容,像個天真小女孩模樣的習慣。

俞教授在劇本上力求改進,沒有國劇劇本詞句重複出現的毛病,尤其以往我從沒有在讀一封信時,呈現過喜怒哀樂四種心情,這些在「王魁負桂英」劇中我都做到了,我在舞臺上終於感動觀眾,讓觀眾掉淚了。從此之後,我才了解一個國劇演員呈現內心世界的表演,必須在教育、智慧的提升下,才能掌握劇中人,帶動觀眾的情緒。

帶給觀眾新的感受

因此,後來我不錯過任何一個求學的機會。保送文化大學戲劇系,是向教育部力爭來的,爸爸幫我去申請:「為什麼運動員有保送體育系深造的機會,而國劇演員沒有?」大學四年,不少人以為我只是想出風頭,等著看我念了兩年就休學的好戲上演,我的目標只有自己心堬M楚。

我慶幸念了文化大學戲劇系中國戲劇組,有機會讀到關漢卿「感天動地竇娥冤」原著,原本與國劇「六月雪」是不一樣的,後來雅音小集演了這齣戲。也慶幸接觸到年輕的大學生,知道他們對國劇的看法。

在班上,我請同學們去看戲,他們不會說謊,告訴我:「不要看戲啦,請我們看電影好了。」我說我是主角。他們回答:「跟你沒關係啦,我們不愛看國劇,一點變化也沒有,演得那麼假。」同學的話代表年輕人的心聲,我覺得該有所行動了。

大三那年,我成立雅音小集,立志讓傳統戲劇與現代劇場觀念結合,以現代劇場的聲光、佈景,改良以往國劇劇本的缺點,帶給觀眾新的感受,吸引人們走進國劇劇場來。

同樣的,近年來,我經常前往各學校、社團演講,把創作理念向年輕人溝通,從基層爭取新的國劇觀眾。經常,我要趕學校朝會的演講時間,凌晨三點就起床,自己開車或叫計程車前往全省各地,不管再累,能找到一個有心人,我心中即感快慰。

但願你我都成為對現代國劇的有心人,我從不知到有知,從有知到熱愛,再到今天對國劇的一份責任感,如果你是有心人,請來與我同行,給現代國劇人增加一分支持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