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主事者的一封信【原載76年7月31日民生報】

 

成立雅音小集到今天,八年來,我始終懷著一顆自信的心,來灌溉這塊園地。但是,最近,我有些焦急,雅音雖然在成長,但是整體的環境卻配合不上,使我每每感覺有些失落。

譬如,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在硬體建設上,各地文化中心一座一座落成了;但是,軟體建設卻付之闕如,使這些原本可以成為散佈國劇種籽的園地,到頭來只是一個空殼子?

不重視軟體建設,或文化藝術由外行人來帶領的結果,就會出現整體環境停滯不前的結果。我常想,花那麼多的錢蓋房子,為什麼不也撥出相對的經費來培育人才呢?而今天,國劇人才這項軟體資本實在是太薄弱了。

我常想,蓋房子的疏漏尚且層出不窮,而軟體又無人重視,這樣下去怎麼辦呢?臺北市國父紀念館封館了,國家劇院還沒啟用就發生問題,國劇環境的前途何以這樣命運多舛?

更令人憂心的是,這麼多年來,我以一己之力創立劇團,卻在許多既有體制下,必須付出雙倍的精神去交涉、克服困難,來處理事情。雅音成立之初,大家對它懷著好奇眼光,靜觀其變時的態度是如此;雅音成立八年,我以雙倍的努力去闖一番成績,用事實證明非不可為之後,我遇到的問題並未減少,不少人的態度還是如此。

一句話,主事者沒有尊重觀眾對我們的肯定,還以舊官僚的心態在辦事,令人遺憾。

因此,許多有心人問我,為什麼國家劇院的預定節目堙A看不到雅音小集的演出?

我實在並不急於在這一時一地的表現,將來的日子還很長久。

藉電視吸引國劇新生代

今年,國父紀念館沒有了場地,我並不因此而停下腳步,我決定把國劇舞臺搬到電視上,製作公視節目「國劇的昨日與今日」,藉著這一條管道,以雅音八年來的成績,吸引更多的國劇新生代。

在此之前,我曾於幾年前,將「王魁負桂英」、「白蛇與許仙」搬上電視演出,因為我感覺平日播出的電視國劇,並未充份運用電視特性,展現畫面、聲光視覺效果,與改良前的舞臺國劇演出一樣,很難吸引年輕觀眾,因此電視國劇成了填時間的節目。

但是,現今電視深入家庭,對兒童的影響尤其深遠,國劇為什麼不好好運用這個管道來培養新生代呢?而公視的推出,正是以服務觀眾為目的,每晚九時播出的時段也很適合全家人欣賞,我認為自己這一番理想,在公視上發揮頗為恰當,如此雅音小集又能走出嶄新的一頁。

儘管,目前公視有一項「戲話話戲」正在播出,但是大家的理想並行不悖,我希望「國劇的昨日與今日」在雅音小集的製作下,為今日國劇新風貌作成的完整的紀錄,藉此帶動向下紮根的風氣。

今天國劇的發展,光靠有心人的耕耘還是不夠的,還得需要主事者大力支持才行。我始終懷著一顆自信的心,相信只要努力,國劇的前途是光明的,但是更需要主事者以大公無私的心,多來關心、多來設想,積極推動人才建設,為國劇創造一個充滿希望、美好的環境,不要讓我覺得這條路不知何時才能踏上坦途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