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千的新點子 雅音新戲服•素淨而淡雅
【民生報/王端】
1981-05-01

強烈的色彩,密集的刺繡,是一般國劇戲服的特色。可是這回雅音小集的新戲「梁山伯與祝英台」,國畫大師張大千為郭小莊所設計的三套戲服,卻建議採用淡雅的顏色和素淨的圖案。

『平常的戲服從領子就開始繡花,前後身都繡得滿滿的,五顏六色看來光采奪目。張伯伯設計的這三套戲服,卻只有下襬和背後有花,而且是前後對花,完全不同於常見的戲服。

『張伯伯說:「這樣的圖案,舞動時能顯得服裝很立體,而且在舞台上,越淺的戲服越好看,越簡單的線條和圖案越有特色。」』郭小莊說。

郭小莊對大千先生的建議,無不心悅誠服;前兩年她唱王魁負桂英,大千先生就對她演鬼路時那套白色的戲服不滿意,覺得料子太輕,無法表現出身段的力與美,遂特別從家塈銗X了當年從四川帶出來的一疋白色真絲料,給郭小莊做戲服。穿上後果然不一樣,『人家都說我演這場戲工夫特別好,其實是戲服幫了大忙。』

這回大千先生有了新建議,郭小莊立刻找到了戲服師傅任玉銓,請他找淺色的軟緞,選了粉紅、淺藍和白色三疋料子給大千先生看,然後由張夫人挑選圖樣,大千先生畫成圖,再交給任玉銓製作。

『張大師設計的戲服,看來花樣簡單,其實細緻的不得了,要花上兩、三倍的工才繡得好。』任玉銓說。

目前,任玉銓的繡莊堥潀鴞酗G十年以上工作經驗的女工正在趕工。她們都說這幾套戲服繡起來真不容易,樹葉上蟲蛀的洞要繡出來,還得繡出洞邊的顏色變化;一片荷葉一公分寬的位置,要繡出三、四種深淺不同的綠色;一瓣荷花有六種深淺不同的紅,還要表現出中間的暈色,葉脈、花脈,樣樣不能省。

繡戲服通常論件計酬,可是張大師設計的戲服,得按天計酬。不過,再怎麼辛苦,只要做出一套好戲服,任玉銓認為什麼都是值得的。

從三十八年來台灣,任玉銓在這個行業已做了三十多年,並眼看著它逐漸沒落;他的繡莊雖然仍掛著「玉華繡莊」的招牌,主要的業務已轉移成買賣佛具,繡戲服實在難以維持生計。

談起來任玉銓感慨萬千,一個好的繡工,至少要經過半年的訓練,而且每天要工作十小時,年輕人寧可到工廠當作業員,也不願學刺繡。

製做戲服這個行業的沒落,似乎是無法避免的了。『別的不說,連做戲服的軟緞,紡織廠都很少出了。每次要做戲服,都得到工廠、布莊找好多天,才能勉強找到中意的顏色。』任玉銓搖著頭說。

『現在有一種織錦的布料,織工、顏色、質地都不錯,可惜那些圖案卻不適合當戲服。』

近年流行手繪的圖案,任玉銓也認為無法應用在戲服上;這不只是因為傳統的戲服都是用手繡的,更重要的是,一場戲下來演員經常汗流浹背,如果戲服圖案是用畫的,顏色馬上就花了。繡的戲服則穿上個幾十年沒有問題。

面對著日益增強的沒落感,任玉銓感到有心無力,也許,只有在裁製刺繡一件別致的戲服時,才能稍解心中的落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