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與許仙 雅音小集再度推出
【民族晚報/菊農】
1981-09-27

七十年度,台北市的藝術季,國劇部份,由郭小莊當家的「雅音小集」,領先推出舊劇新編的,「白蛇與許仙」。

「白蛇與許仙」,是時下經常演出的「白蛇傳」,或稱全部「雷峰塔」,有時也化整為零,單獨的表演「水漫金山」,或是「斷橋相會」。所以然者,「水漫」與「斷橋會」,源出於崑曲的「雷峰塔」,目前,「斷橋」已繙為皮簧,「水漫金山」一直是用崑曲演唱。

談到「雷峰塔」,最早的作者,是清季中葉的黃國珌,這本傳奇,共有三十二齣,因其本不傳,不詳其內容,但在乾隆年代,曾由方成培施以闊刀巨斧,大事修訂,曲改其十之九,賓白改十之七,且增加「求草」、「煉塔」、「祭塔」等齣,如此看來,黃國珌的原本,實已面目全非。

方成培在「序」中說:「雷峰塔傳奇」從來已久,不知何人所撰。但在修訂發行之後,原作者黃國珌提出了反對的意見,他特別反對「祭塔」,不贊成白蛇的死灰復燃。因為警世通言作「白娘子永鎮雷峰塔」,從此息事寧人。既已有蛇,何須有足?

方成培的修訂本,發行於一七七一年,但是到了清末,這本精心修訂的「雷峰塔傳奇」,僅殘餘了「水鬥」與「斷橋」。清末戲劇家吳梅的評論謂:『此書傳唱,今所存者,止水鬥、斷橋二支,而一仿長生,一仿浣紗,且並旁譜亦效之,殊可哂也。』如此看來,方成培之修訂「雷峰塔」,實也是吃力不討好。

不過,在目前的歌場而言,「水鬥」之歌舞並重,身段繁複,歌唱則南曲與北曲相間,伴奏則橫笛與海笛交替,多采多姿,許為最佳的國劇。

「白蛇傳」是個家喻戶曉的神話故事,最先見於明人馮夢龍的「警世通言」,大陸的地方劇如秦腔、漢劇、徽調、豫劇、川劇、滇劇、越劇、晉劇等,莫不演此,彼此間大同小異。川劇的小青,係用男腳色,揉黑臉,著黑色服裝,是其大不同的扮像。

地方戲曲之外,許多的地方小調,如灘簧,河間府的傀儡戲、北平市的京韻大鼓、單弦牌子曲等,都唱「白蛇傳」的故事,曲詞有別,內容實無二致。

浙江省的杭州有一種用三弦伴奏的「平湖調」,曾在清季乾隆年代,傳至北平,北平的歌台,將這種「平湖調」,稱作「南詞」,在當時,相當流行,不久之後,改用北平的方言來唱,茲節錄其部分唱詞如下:

【遊湖】遊春掃墓許仙官,十里西湖縱眼觀,不料驟然風雨起,堤邊喚來一小船;無意相逢雙主婢,如花似玉兩嬋娟,青白二妖皆絕色,十分留戀十分歡,皆因七世童男子,感激深恩了夙緣,附舟閑話空談笑,姓氏家鄉不隱瞞,同向錫公祠堨h,點茶借傘且盤桓,婢子小青為月老,洞房當晚結團圓,相勸自家開藥舖,金銀尚有未用完,據說總鎮千金女,萬貫家財頗有錢;輕意聽信為真話,怎知深夜五鬼搬,縣庫倉銀起禍端。

【現形】真贓假盜配蘇州,起解差人不逗留,狼狽衣衫曾落驛,先將書信一封投,衣衫整襪網巾換,暫洗當時落魄羞。二度相逢穿珠巷,鄰里相邀共一甌,夫妻未幾分別離,才得相逢雙淚流,當時再贈花銀子,猶恐真贓不肯收。開設寶和堂藥舖,自家衣食不須謀。四月中旬十四日,純陽呂祖廟中遊,一紙靈符驚主婢,不曾弔打不干休,端陽誤飲雄黃酒,現露原形不自由,許仙一見魂飛蕩,一跤跌倒赴九幽,自家並無仙芝草,且去盜取向山頭,幸得仙翁垂恩典,暗賜靈芝草一株,煎湯一服還陽世,從此疑心暗中求,而今夫婦假繆綢。

【祭塔】自幼聰明許夢蛟,攻書力學不辭勞,被人譏笑為蛇精養,骨肉何分蛇與妖?驪龍未必非蛇養,駕霧興雲泛海潮,不見生身慈母面,歸來終夜珠淚拋。閑來嘗向雷峰塔,香燭誠心朔望燒。一心力學攻書本,名姓居然虎榜標,狀元及第還鄉井,先將生母誥命叨,親自拆毀雷峰塔,不見盤旋蛇一條,原來金母娘娘先度去,已駕慈雲上九霄。許仙被剃為和尚,鐘鼓修行日夜敲,孝子夢蛟尋父母,仙機指示上山凹,三教團圓恨始消。

從上面節錄的三段南詞看來,白蛇的故事,亦以「警世通言」為藍本,然而,人妖相愛而結合,僧人法海,不去誦經禮佛,超然此外,竟來管這些閒事,破壞人們的婚姻。不惟如此,在國劇的「金山寺」堙A神兵神將,哪吒伽藍諸神,竟聽從人間和尚的指揮,大戰蛇妖,似是於情理不合。但是,看了「南詞」最後一句「三教團圓恨始消」,或許令人恍然大悟,原來,「白蛇傳」與「西遊記」,同出一轍,都是「釋」盛於「儒」與「道」,為了使佛教盛極一時,執諸教之牛耳,而不擇手段,纔有法海這種多管閒事的和尚。

其實,早在法海之前,許仙遊承天寺,遇終南山道士,贈以符籙,作為降妖之用,非但無效不靈,反而觸怒了白蛇,作法將道士懸在空中,道士因而羞慚遠遁。所以,全劇最終的結果是:曾在高山修道的白蛇,為金母娘娘度去,許仙在金山寺出家為僧,許夢蛟(士林)忝為儒生,也是「香燭誠心朔望燒」,不僅使佛法優於道法,且使他們通通皈依了佛教。

方成培修訂的「雷峰塔傳奇」,其首齣「開宗」的「沁園春」末三句作:「雷峰祭,感佛恩超度,千古永留傳」,也是在宏揚佛教。

「南詞」中的許夢蛟,有「親自拆毀雷峰塔」之句,回首當年,杭州西湖,確有個雷峰塔,此塔係吳越王妃所建,又名「黃妃塔」,旁有白蓮寺,明嘉靖年代,燬於火,曾予修復,古往今來,一直是名勝古蹟,明末的作家馮夢龍,借重此塔而杜撰了白蛇的故事,黃國珌作「雷峰塔傳奇」,也使法海將白蛇與青魚(不是青蛇),鎮壓於塔下,並有偈云:『西湖水乾,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相傳,雷峰塔倒於民國十三年,如今,在大陸上作亂的是共匪,而非白蛇,因此,這完全是個向壁虛構的故事,不過,傳說這是宋朝紹興年代的事,也只能妄言妄聽了。

「白蛇與許仙」的故事,早年的名伶,各有不同的演法,尚小雲的銅嗓善唱,自「下山收青」至「合缽祭塔」,一氣呵成。荀慧生曾依舊本修訂,改稱「白娘子」。韓世昌雖貼「白蛇傳」,實僅燒香、水鬥、斷橋等三折,全唱崑曲。

三年前,郭小莊亦予修訂演出,改稱「白蛇與許仙」,演出的結果,各有不同的評論,如今小莊博採各界的高見,在表演細節上,做適度的修改,較諸三年前的表演,只許進步。

「白蛇與許仙」仍從遊湖借傘起涵蓋著盜草、水鬥、斷橋、合缽,都是全劇的精華,以小莊深厚的工底,宏亮的歌喉,細緻的做表,一一演來,百看不厭。

劇中除郭小莊飾演白蛇外,並由馬嘉玲飾青蛇,曹復永飾許仙,袁玉鴻飾法海,杜匡稷飾南極仙翁,至如「遊湖」的船夫,「水鬥」的小和尚,「合缽」的許氏,這三個小花臉,由吳劍虹作特別的「一趕三」。「金山寺」的小和尚,應念蘇白,吳劍虹的蘇白,在此間,不作第二人想,當許為劇中的良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