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課本苦讀 更加思念親友
【民生報/郭小莊】
1982-07-18

來美進修,已近兩個星期,但感覺卻已好久好久,真懷念台北的家人、朋友。

我已進入美國柏克萊大學唸書,目前我必須先經過兩個月的語言課程訓練。

學校的課程,安排得相當緊湊,每天有六個小時的課,一星期上課五天,課程由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中午有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

為了能儘快的多學些戲劇知識,我很重視這兩個月的語言課程,我告訴自己,學英文得拿出賽跑的心情來,無論如何都要加快速度才行。

目前我在學校,每天上午都是語文課程,包括英文文法、閱讀、聽力、會話等,下午是自由選修的課,我選了戲劇方面的表達和動作課程。

來美重溫學生生活,使我不由懷念起當年在「小大鵬」挨皮鞭的日子,不同的卻是,當時鞭策自己的是敬愛的師長,現在卻是在台北愛我的父母、親友和師長們的期望。

為了能夠切實的做個心無旁鶩的學生,我來美後即住在學校的學生宿舍堙A三餐都在學生餐廳媔i食,許多在美的朋友們,我幾乎都沒有聯絡,只希望全心全意的把心思放在進修的課業上,畢竟,一年的唸書時間並不算長。

住在學生宿舍,能和同學一起唸書、生活,我想,進步的情形應該會比較快,吃、住的問題都很方便,唯一比較不習慣的就是宿舍房間和洗手間相隔了一段距離,我一向膽子小,每次來回都要發揮百米衝刺的速度,心媮梴W頻默禱菩薩保佑,說起來也真有點不好意思。

此番赴美,我帶來的衣服並不多,大部份又都是夏天的薄衣服,臨時雖然向妹妹借了幾件外套和厚運動衫,但對這埵面蒆ㄡD,一進房間就要開暖氣的氣候實在不習慣,禁不住懷念台北汗流浹背的日子,當然,更想念所有關愛我的朋友。(寄自美國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