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音小集編演創新的國劇 韓夫人
【民族晚報/菊農】
1984-08-05

我國民間戲劇演出的組織,一向是戲班制度,昔年大陸上的名角,各有其戲班,且有其基本演員,政府播遷台灣之初,殆也如是,顧正秋、戴綺霞、徐蓮芝等,都曾組班,甚至經常演出,就中以顧劇團在永樂戲院演出的時間最長,次為戴綺霞的中國國劇團,演出於金山戲院的時間較短,餘如徐蓮芝、陳美麟等,幾乎是曇花一現,為期極為短促,迨各民間劇團相繼解放的前後,軍中劇團,風起雲湧,僅就民國五十四年首屆國軍文藝金像獎競賽而言,當時參與競賽者,計有七個國劇隊,二個豫劇隊,此外,還有歌仔劇隊。大部份的演藝人員,皆已轉入軍中劇隊了。

民間劇團,固然有其優點,但如維持長久之計,必須有充分的經費,可是,提起經費,卻是個大大的難題,因此,顧劇團等相繼解散之後,國劇這個行業,再也沒有民間的組織了。有之,那是郭小莊意欲展開抱負,從事創新的「雅音小集」。

郭小莊出身於小大鵬,畢業後,加入大鵬劇團,由於受過優良的國劇養成教育,以及個人的努力不懈,幾度隨團出國公演,多方面的體會與經驗,使她對國劇有所感觸,她認為照這樣保守著演下去,不會給國劇賦予新的生命,因此,雖然她已是頭牌,當家的青衣花旦,竟毅然脫離了大鵬,自組「雅音小集」。

「雅音小集」像是一個戲班,但不如早年戲班之健全,雖有其基本陣容,然以並非經常不斷、甚至每天都有演出,所以都是臨時邀聘。至於演出的情形:六十八年創立雅音小集,演「白蛇與許仙」、「林沖夜奔」、「思凡下山」。七月為「亞洲音樂文化會議」演「天女散花」。八月為青商會演「活捉三郎」,為文藝季演「拾玉鐲」。六十九年三月演「感天動地竇娥冤」與「木蘭從軍」。七十年演「梁山伯與祝英台」及「楊八妹」。九月為台北市藝術季演「白蛇與許仙」。十二月巡迴台中、台南、高雄為建國七十年演「王魁負桂英」。七十一年十二月為台視錄影演出「王魁負桂英」。七十二年赴美演出「白蛇與許仙」。

從這些紀錄來看,演出不多,且係新舊同參。不過,七十一年榮獲亞洲文化基金會的獎助,前往美國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研習音樂與戲劇,不僅使她在音樂與戲劇,可以雙線並行的發展,尤其是她欣賞過歌劇艾薇塔 (Evita) 後,印在心靈的深處,也啟發了心靈的智慧。

歌劇中的女主角,能在風塵中不斷的奮鬥,力爭上游。和一位軍官結婚後,不斷的激發與鼓勵,終於成為一國的元首。她立刻聯想到被封為「安國夫人」的巾幗英雄梁紅玉,從此,她滿腦子婺邞熙ㄛO梁紅玉。

以梁紅玉為主角的國劇,只有兩齣,一齣是「玉玲瓏」,一齣是「擂鼓戰金山」。

「玉玲瓏」演京口名妓梁紅玉,應召至軍營侑酒,見營門外好像有隻黑虎,近前去看,原來是巡更守夜的韓世忠,相貌奇偉,有大將的風範,因家貧只得投軍,以為餬口之計。梁紅玉慧眼識英雄,請求鴇母為之撮合,回至妓院結婚。京師點卯,韓世忠不到,主帥怒捉韓世忠問罪,梁紅玉隨至,歷數各代妓女的故事,主帥張口結舌,無以為對,適金兵犯境,主帥令韓世忠夫婦,帶罪立功,他們夫妻,合力大破金兵,生擒叛將郭藥師。

此劇之後,昔年還有一齣「取鄭州」,演韓世忠與梁紅玉陣前擒來郭藥師,逼他改扮女裝,詐開鄭州城門,又合力戰敗了金邦的主帥完顏粘罕。但這齣戲,早經失傳了。

「玉玲瓏」與「胭脂虎」相似,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些演者,將「玉玲瓏」與「戰金山」連在一起,在梁紅玉而言,並不是個完整的故事。

「戰金山」又名「抗金兵」,亦名「娘子軍」和「黃天蕩」,依劇的資料是宋史韓世忠傳,明季傳奇作家張午山的「雙烈記」,以及「精忠岳傳」第四十四回:「梁夫人擊鼓戰金山,金兀朮敗走黃天蕩」。劇中的梁紅玉,已不再是花旦扮演的官妓,而是正旦扮演的韓夫人。這齣戲有豐富的內容,繁浩的排場,且唱「粉蝶兒」的套曲,多采多姿,演來極為吃力。

其實,早在一百六十年前,已經有了「玉玲瓏」和「娘子軍」這兩齣戲,演來並不精彩,約在民國二十年後,梅蘭芳改編了「娘子軍」,易稱「抗金兵」劇情提要為:金兀朮興兵犯境,張邦昌賣國求榮。周大夫出都避難,朱義士棄店從軍。折群雄一言定計,禦外患四鎮同心。破蘇州人民塗炭,探金山兀朮泛舟。扮漁夫阮良報信,奉父命二子擒酋。誓犧牲後堂訓子,激將士夜夜巡營。投金營朱貴詐降,獻地圖兀朮入彀。女丈夫登台點將,眾英雄分路進兵,戰金山夫人擂鼓,退江北兀朮喪師。解軍糧牛皋立功,祭忠魂劉杜伏法。

這種改編的情形,實已改頭換面,不復舊觀,但在第二次演出時,又有所修訂,情節與內容之外,且將朱貴改名王達。直到今日,這齣「抗金兵」,許多劇團,均能演出,但在內容上,則更有所修訂。

然而,郭小莊滿腦子堜珚邞滷蝚鶗氶A卻不是這些,她想的是梁紅玉的一生,從幼年以至大敗兀朮於黃天蕩,她的腦子堙A充滿了形形色色、種種不同的幻念,最後,將她的決定,述之於孟瑤女士,請楊宗珍教授執筆,為她編寫劇本,最初,命名為「韓娘子」,但以宋季的當時,此稱「梁夫人」,而梁夫人的丈夫姓韓,故又稱「韓夫人」。我以為,稱為「安國夫人」或「梁夫人」,更為貼切。

全劇火編了十六場,因為劇幅過大,一再研究刪併,減為十一場。

第一場「兵荒」。金兵犯境,百姓逃生,梁紅玉的父親梁思忠,與吳天成,分路逃難,梁思忠中箭,吳大成急來救助。這時,梁思忠已妻死子喪,只賸下一個孤女梁紅玉,幸而她還在,到處尋找父親,急欲求醫療傷,但她的父親因傷重要害,掏出他三十年心血結晶所著的兵書相授,一再叮囑她,熟讀此書,為國效力,殺匪除亂,乘機拔出羽箭,自刺心臟而亡。梁紅玉痛哭流涕,吳大成提醒她,不要忘了為老爺子報仇。這場戲,開場便是高潮,使梁紅玉變得孤獨無依。

第二場「龍潛」:演韓世忠在蔡京門下,充當執戟郎,因諫忠言,竟遭監禁,幸在練習打拳的時候,經胡強與涂富相告為梁紅玉所救被釋,使他大吃一驚,他要去當面致謝。這場戲,借胡強與涂富的對白,描述韓世忠與梁紅玉之為人與時事。

第三場「鳳儔」:梁紅玉在蔡京的盛宴中侑酒之時,聽著韓世忠詞嚴義正之論,極為感佩,她不僅暗中救他出獄,且願以身相事。悶坐無聊,取胡強所贈之劍而舞,舞畢,正要作詩,韓世忠來訪,相談甚歡,情投意恰,互訴衷曲,不媒而合。雙雙舞劍,更為融洽。

第四場「偶語」:胡強與涂富,受梁紅玉之勸告與感召,雙雙投軍,輪值巡更,相互交談,述出韓世忠夫婦之賢能,清溪洞之艱險。這場戲除了稱讚韓世忠與梁紅玉外,且預言擒方臘須有冒險犯難的精神。

第五場「闖關」:韓世忠與梁紅玉率士卒,邊唱北曲泣顏回,邊作身段,闖過了山險路艱的鎖人峰。繼唱「疊字犯」,載歌載舞,又闖過了萬峰插雲的奪魂嶺。再唱曲脾,進入旋風呼嘯的風神谷。既能連闖三關,擒獲方臘,想當然耳。所以不須要上方臘而開打。這是場歌舞並重的表演,也是全劇一部分的精華。

第六場「整軍」:韓氏伉儷,整軍經武,操練兵馬,他們最小的兒子彥忠,也跟著比劃。操練既畢,韓世忠派遣尚德、彥直、胡強、涂富、金鳳等防守以及演練水戰等任務,同時,親自拜訪張凌、劉錡兩位元帥,共議聯防。這場戲寫他們的運籌帷幄,但又多了個小兒子,命名彥忠,父子同以「忠」名,似有犯諱之嫌,似應考慮修訂。

第七場「瞭江」:四金兵,刺探瞭望。兀朮與衛兵乘馬攜吳大成來,登上金山,瞭望長江沿岸軍情,詢問吳大成,吳大成假意奉承,盡量阿諛。兀朮命吳大成督造船隻,吳大成只得敷衍應付。這場戲在於暴露兀朮的弱點,同時,也為梁紅玉等改裝而作緩衝。

第八場「斷愛」:梁紅玉戎裝巡營,遇到胡人裝束的吳大成,怒歌殺之,吳大成說:為了國家;假意投降,兀朮所問的一切,有真有假,虛實參半,故意擾亂兀朮的思考,更說明北人不習水戰,切莫使之登岸,同時,取出小形金牌,證實韓彥忠打探軍情,不幸殉職,且交彥忠的屍體。這時,眾位將軍等著她商議大計,她只得帶著失子的沉痛之心去開會。這場戲,前有大段的高撥子,且有能翻善跳的馬僮,另一面,用吳大成與眾百姓的議論,烘托出梁紅玉的偉大,同時,百姓們也研商顛覆金酋之計,加強了全民抗戰的意識。

第十場「夜思」:夜深人靜,梁紅玉獨坐苦思,恍忽間,像是看見她的父親帶著她的兒子,不覺失聲喊了起來,緬懷既往,千愁百恨,湧上心頭,正自徬徨,好像又看見了父親與兒子,還好像聽到他們說「哀兵必勝」、「知己知彼,百戰百殆」、「出奇制勝」。梁紅玉如夢如幻。幸而韓世忠歸來,說出他嚴密的佈署,梁紅玉也提出她水陸夾攻的計劃,屆時,她將擂鼓為號,指揮作戰。金鳳引吳大成來,報告已組妥民軍,聽命指揮,支援作戰,更有妙計,管教金兵全軍覆沒。這場戲寫梁紅玉的親情,以及報國殺敵的宏願。

第十一場「水戰」:韓世忠奮力作戰,梁紅玉擂鼓助陣,金兀朮水上大敗,狼狽而逃,驚慌無助,又聞戰鼓雷鳴,急急兵撤黃天蕩。韓氏夫婦,彼此稱讚,互不誇功。在幕後大合唱聲中,劇終落幕。

這個劇本,是梅蘭芳之後,再一次的改頭換面,特別強調梁紅玉的忠孝與愛國愛民,為了國,不惜與金酋作殊死戰,全劇不僅改變了內容,且改變了演出的形式。固有的文武場與各種不同的唱腔,都保持著國劇傳統的風格,但將文武場移至台下的前方,一如歐美的歌舞劇,且增加了六七十人的國樂團,如最後的水戰,不用傳統的緊鑼密鼓,而用配合無間的國樂。樂隊都在台下,使舞台面擴大,故設計為六個上下場門,以顯示來自不同的方向。服裝亦是新舊參半,而以傳統服裝為主。除此,採用燈光與簡明的佈景,因之,這純是一個創新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