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雅音」新戲談起
【中央日報/劉潔】
1991-09-02

「雅音小集」公演「瀟湘秋夜雨」,又形成一年一度的菊壇盛況,這齣戲是老戲新編,與原來的「瀟湘夜雨」(又名「臨江驛」)相比,變動甚大。佈景和音效不錯,對青年觀眾應有吸引力。唱腔方面,好像把舊詩改成現代詩,傳統的句讀規律幾乎都被打破了。我個人感覺音韻之美差了些,一般老戲迷大概也難免「見仁見智」。郭小莊小姐致力國劇創新的遠見可佩,過去的佳績可觀;今後續求更大的事功,似應多聽各方意見,以腳步穩健為宜。

「字斟句酌」這個小欄談國劇,應該研究戲詞。可惜國家劇院舞台兩邊的字幕偏置外側,一樓前兩排中間座位的觀眾有視界障礙,「左顧右盼」都看不清楚。新劇新唱詞,聽也聽不明白,簡直無從談起,我想起從前對「雅音」名劇「王魁負桂英」的戲詞有一淺見,現在寫出來就教於方家,希望對其他新戲也有些參考價值。

「王魁負桂英」是已故名家俞大綱教授的遺作,俞教授對國劇興革的分寸,是發揮原有的長處,而除其糟粕。他適應現代人的生活型態,加快了演員表演的節奏;對傳統唱做藝術的優美部份則適度尊重,盡量保留。我認為他的革新方向很高明,很成功。我提出來的是個小問題,就算完全有理,微瑕也不掩大瑜。

「王魁負桂英」的劇情,是書生王魁流落他鄉,貧病交迫,被萊陽縣的青樓女子焦桂英搭救。桂英閉門謝客,專心照顧王魁的生活起居,鼓勵王魁讀書上進,深情摯愛,不同尋常。後來王魁進京趕考,行前在萊陽海神廟指天誓日,不負桂英。但在狀元及第之後入贅相府,背棄前盟,桂英因而懸樑自盡。最後的結局是王魁被桂英的鬼魂驚嚇而死。劇中演到王魁決心遺棄桂英時,他的老僕王興曾經直言規勸,王魁不聽,並且說煙花柳巷的露水姻緣只是逢場作戲,虛情假意而已,不值得認真。王興深悉桂英對王魁用情之深,恩義之重,因而對王魁大大頂撞一番。這場戲,由「硬堣l」老生飾演的王興,有大段道白和唱詞,敘述王魁在萊陽讀書時,桂英的服侍無微不至;有一次,隆冬天寒,王魁夜讀至四更時分,照例陪伴一旁的桂英怕他受涼,脫下自己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為他取暖。王魁病了,桂英四出延醫取藥,求神拜佛,自願減壽為他祈福,絕不是露水夫妻的虛情假意。劇本堛漸Ⅲ~,是王興唱詞中提到桂英解衣為王魁禦寒的往事,說焦夫人「脫下衣衾」。

衾,是被子。衣衾二字連用,指衣服和被子。照情理想,王魁冬夜苦讀,桂英在一旁陪伴伺候,兩個人穿的衣服都不會太單薄,桂英當不至於披著一床被子。縱然披著被子,也不能說「脫下被子」,劇意中大概是說她脫下自己外衣給王魁禦寒。「脫衣服」是人人說過的俗話,大概沒人聽到過「脫被子」的說法。雖然這是件小事,如果稍加修改,使戲詞合情合理,不是更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