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
【中央日報/郭小莊】
1992-01-20

我是同學口中的「棒槌」,吃足了苦頭,演出的仍是「二路旦角」,而且沒有人認得我是誰。我再也不能忍受了,難過地把無數的汗水化作哭不盡的淚水……。

直到遇到一位良師,我的生命完全轉變,並相信「要走下去,問題要去解決!」

「天下沒有不可能的事」,我常用這一句話來勉勵自己;因為我相信任何事情都能夠解決。

當挫折來的時候,我總是告訴自己:「要走下去,問題要去解決!」而且,人愈是成長,所遇到的挫折愈大、愈多,可是一旦擁有了過去累積的歷練和經驗,也就較能夠冷靜處理。此時,這句座右銘,便成為我精神上的一大支柱。

我從小就是一個愛吃、愛玩、沒有主見的孩子,七歲的時候,在父親的安排下進入大鵬劇校學戲,在那一期學生當中,我的年紀最小,也是最笨拙的一個,經常因為背不出詞兒挨打,成了所有老師、同學口中的「棒槌」,小小的心奡縞R滿了無助與無奈。

第二年分科學唱時,不顧老師的反對,我選擇了「花旦」,這之後更是吃足了苦頭。每天得兩腳綁上磚塊,從十分鐘開始,逐漸加長至一小時,一動也不能動。接著「跑蹻」,一口氣繞著籃球場跑上二十圈,直跑到口乾舌燥才罷手。

那段期間,儘管成績進步了,然而在劇團演出的角色分派上,仍被定型在二路旦角。汗水老為忙不完的演出而流,終於汗水又化做哭不盡的淚水,因為沒有人認得我是誰,甚至連我自己也不能肯定自己的演出。

一直到十八歲,因演出「扈家莊」為俞大綱老師賞識,經人引介,成為俞教授入室弟子,才使我真正地從讀書到做人有了徹底的轉變。

這一個生命轉捩點,使我有了「生命的理想」。

俞老師教導我的方式很嚴格,一切從根本開始,因為這樣一切觀念才會清楚;另外經由文學、戲劇、歷史的涵養調教,使我真正體認了國劇的含蓄優美、廣博精深。而多年來,在飽受各種挫折、壓力之餘,我所以還能堅持下來,是俞老師教給我,對戲劇的熱愛與責任感,鞭策我不能稍有懈怠,只有不斷努力往前走。

天下沒有不勞而獲的事。就我自己而言,是從最根本處開始努力,才能有今天的一點成績,即使如此,我從來沒有自滿過。成立「雅音小集」十多年來,對它有了血脈相連的感情,而且覺得自己有責任付出。後來陸續又創立文化公司,以及藝術研究中心,以培養年輕的演員為主要目標,可是人的意願是永遠不能停止的,因為我還有更多的事要做,我還想辦個戲劇學校,這就是人生的挑戰吧!

從事國劇三十多年來,我把自己完全投入,相對地,也捨棄了很多。我也曾羨慕別人擁有子女,但是,如果我結了婚就一定要付出,就如同對工作付出一樣,那樣工作與生活就不可能十全十美,因此,我就百分之百地堅守崗位。我對自己的選擇非常清楚,就像自己嫁給了國劇。而一個人如果能忘掉自己,有一個明確的理念和責任,即使一己再渺小,也會覺得像座龐大的山。為了國劇,那份力爭的執著,是誰也移動不了我的。(曾敏英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