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莊為竇娥重新上妝
【文心藝坊025號/譯萱】
1992-05-09

雅音小集年度出擊,經過十一年歷練,隨著國內戲劇空間的漸次開展,郭小莊將以嶄新詮釋,賦予竇娥全新風貌,為個人劇藝做番見證。

對於雅音三度推出竇媿冤一劇,負責人郭小莊表示:「這次之所以三度推出此劇,實乃因前兩次演出均未臻完備,像六十九年首度演出,由於雅音僅創辦兩年,個人無論就劇場經驗抑或人生閱歷均嫌未足,加上當時國內表演風氣未開,各方對改良國劇接受能力有限,以此在迫於形勢下,雅音將竇娥一劇的結局,由悲劇改為喜劇,在法場那幕以『刀下留人』收場。七十三年二度推出時,由於七十一年我曾赴美國紐約茱麗亞音樂學院研習音樂與戲劇課程,加上長期觀摩國外藝術演出的心得,使我對戲劇也有了更深的體悟,因此二次詮釋該劇,便試著回歸關漢卿原劇精神,強調該劇的悲劇情結。至於三度展演,之所以在事隔九年後仍選取這樣的題材,則是因國內表演空間更形開展,加上多年來個人履歷經驗的累積,使我對竇娥也有新的詮釋,個人也想藉此將該劇作一整理,為雅音創辦以來的代表力作,以此舊劇新編,為藝術季做壓軸演出」。

至於這次演出的特色,郭小莊分析道:「最大的差別在於我重新詮釋了竇娥,記得第一次演出時,我將竇娥詮釋為一位烈性女子,大家從海報造型即可看出她激動吶喊的悲憤情狀。但這次我卻把她演出一位認命的苦命女,就像海報上那位被厚重枷鎖牢牢束縛住的弱勢女子,她的命運可以說打從她生下時,就已經被註定悲悽一生。起先是環境侵逼,後來則是她內斂性格的壓抑,重重魔障困擾著她,終於在法場一幕爆裂開來,指天誓地發下三樁毒願,面對這樣一位內斂性格的角色,表演時既得涵蘊出激昂憤抑的情緒,又不能輕率以肢體表達,這當中的分寸,拿捏起來著實不易。

由於郭小莊賦予人物新的詮釋,自然在劇情舖陳、腔調編寫,乃至服裝、身段、燈光佈景方面也得重作安排,為此,郭小莊特別商請孟瑤改寫全劇以求劇情發展更為合理、更加懸疑,同時也請朱少龍、李廣伯(北京京劇院編腔琴師)重新編腔,臺北市立國樂團團長王正平負責編曲,王世信設計布景燈光,希望藉著縝密的規畫,將竇娥冤一劇烘托得更加淒美悲壯。郭小莊表示:「這次最精彩的地方,便在於悲劇氣氛的渲染,全劇共分夜紡、狹路、盼歸、逼婚、謀產、奪命、公堂、法場、奸謀、鬼路、託兆、雪冤十二場,由市國王正平指揮六十人國樂隊及雅音二十位文武場人員,統籌音樂表現;燈光方面則採取暗燈換場手法,以軟景取代硬景的不落幕方式,求得最多變化的劇場效果。身段上以鬼步最突出,迥異以往在『王魁』、『活捉三郎』堛漯穛{。至於服裝、道具等的改良也全以烘托劇情,符合劇中人性格為依歸準則,相信定能帶給觀眾嶄新的視覺享受,也為個人劇藝劃下的里程碑!」(譯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