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國劇的女子─郭小莊
賦「國劇頌」,表心志
【大成報/夏芸】
1993-06-30

國劇國劇,瀝血嘔心,
千垂百鍊始形成,
千山萬水同感動!
至情至性,唱出民族的心聲,
教忠教忠,提振民族的精神!
你是中國藝術的靈魂,
你是世界藝術的高峰!

國劇國劇,歷久彌新,
生、旦、淨、末、丑,人人需傳神,
唱腔加身段,樣樣需苦功!
代代相傳,宣揚民族的感情,
生生不息,弘揚時代的使命!
我們為你讚頌,我們為你立心;
願作新血輪,復興中國魂。

從七歲半入大鵬劇校,迄今三十餘年的戲劇生涯,從對國劇的懵懂無知到有知,到熱愛,從一名小旦角,蛻變為致力於新編國劇,深受年輕人喜愛的「雅音小集」負責人──郭小莊,以自己全部的生命,在舞台上鮮活地演盡了國劇的生命,為了傳統劇能在時空中永琲漪y傳,以專注執著的愛,負起帶動的責任,郭小莊說她嫁給了國劇,與國劇結了一世的情緣。

將郭小莊引進國劇的大媒人,是小莊的父親郭金河,由於郭先生偏好國劇,在大陸看遍許多名角的戲,認識許多菊壇名角,父親希望生性活潑好玩的郭小莊學戲,於是,在父親的陪同下,進了大鵬劇校,從此接受嚴格訓練。

「我覺得環境可以改造一個人;這個人成長之後才可以去創造環境。」郭小莊回憶起劇校的生活,每天清晨五點起的「練功」,從喊嗓子、拿頂、下腰、前蹻、後蹻、虎跳、鍵子、小翻、爬虎、絞柱等毯子功,至下午的把子功、壓腿、劈腿等腿功,稍有懈怠,動輒換來老師毫不給情面的鞭苔。也因為她的年紀最小,也因為笨拙,背不出詞兒,練功出錯,挨打最多的是她,是所有老師、同學眼中的「棒槌」。

第二年分科教學,郭小莊不顧老師的反對選擇了「花旦」之後,更是吃盡了苦頭。每一天得兩腳綁上磚頭練功,從十分鐘開始,逐漸加長至一小時,動都不能動。接著練「跑蹻」,一口氣繞著籃球場跑上二十圈,直跑到口乾舌苦才休息。經過二年淚水和汗水交織的自我磨練,郭小莊有了紮實的底子,偶而也被派到台上跑跑宮女,曾有一次被同台唱主角的學姊,嘲笑她是最醜的宮女,當時郭小莊將忍著淚水與委屈,暗自發誓:「有一天,我一定要是台上扮相最美的。」

自此之後,吃完中飯,同學們都在午睡的時候,她就揹著好幾公斤的靠旗,在大太陽下的操場上練靠子,成績是進步了,卻也練出了盲腸炎。

後來受到蘇盛軾老師的鼓勵指引,勤練唱工和「打靶子」、「趟馬」等刀馬旦的功夫。並練了二年,郭小莊的成績漸被老師們認同,有一次學校排練「馬上緣」,由白玉薇老師指導,她飾樊梨花,演出表現令老師們刮目相看,認為她有點「堪可造就」。自此由龍套宮女升格為二路旦角,在劇團演出的角色分派上,她似乎又被定型了。這段期間,郭小莊非常重視每一次的演出,因為她認為一個演員的成長是在舞台上。而謙遜的郭小莊每一次的演出,總要找出缺點而後改進,因為她知道自我滿足即無法精進。郭小莊表示,在這段艱辛的訓練過程中,正好成就了她的毅力和勇氣。而今日雅音小集所遭遇到的任何挫折,更是靠著她從小培養出來的耐力才得以迎刃而解的。

郭小莊表示:一個國劇演員不經過十年以上的訓練,沒有一齣一齣戲地學,是不可能有任何微小成就的。

民國五十七年,郭小莊畢業後的第二年,得名師蘇軾盛及名琴朱少龍老師的指導下,以一齣「扈三娘」做到了大軸戲的演出。這一次的演出,使郭小莊的一生有了很大的轉捩點。俞大綱教授慧眼賞識,並收為俞大師的入室弟子。郭小莊說,認識俞教授前,她是個沉默、內向、欠缺主見的學生,是俞教授為她開啟了一扇窗,教郭小莊文學、戲刻、歷史,七年的時間,郭小莊每週二次定時間前往俞家聽課,而郭小莊所唱的每一齣戲,典雅的唱詞,都是經過俞大師的潤飾,郭小莊也因而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私房詞」。民國六十年,俞教授為郭小莊編了一齣「王魁負桂英」,其中有一段連續三十分鐘反二黃的唱功,又有表現身段的跑鬼路,演出後得到觀眾的肯定和讚賞,成為郭小莊的成名代表作,為她的國劇生涯豎立了一座里程碑。郭小莊對恩師充滿了感激之情,她說是俞教授讓她真正的體認了國劇的含蓄優點、廣博精深。

演出大軸戲「扈三娘」後,影視界紛紛遊說參與演出,郭小莊的身段好、外型好,應邀演出電影「秋瑾」,又拍了些武俠片及清宮連續劇,當第一影業公司的老闆黃卓漢準備力捧郭小莊,要和她簽合同時,郭小莊的父親說話了:「妳是學國劇的,參加電影、電視的演出是客串性質,利用閒暇時間,配合戲劇演出後才可以去演,如果和人簽約,就有限制,就不能全心鑽研自己所學,是很可惜的。」,因為爸爸說:「要讓人人都知道妳是國劇演員郭小莊,而不是明星郭小莊。」,父親適時的幾句話,指引郭小莊一個宏遠的目標。

「只有在紅氍毹上,才能展現藝人的才華,演藝的生命才能長遠。」,郭小莊真正體認了國劇演員的生命,是在舞台上,是在那一方紅氍毹上。

回到舞台上的郭小莊,在劇藝上更下苦功。劇藝進步更神速。民國五十九年榮獲中華民國文藝協會第十一屆文藝獎表演項目獎章。而連續幾年的代表國劇界赴海外演出,更受到僑界的歡迎。

民國六十五年,由於郭小莊歷年來的演藝成就,受到各界的肯定,獲教育部保送入文化大學戲劇系就讀。原本文化大學是想聘郭小莊為技術教師的,但是郭小莊的父親卻堅持,要唸書而不是去教書,因為你能教的是國劇,唸書能讓妳的視野更開闊,胸襟更寬大。郭父又再一次的給郭小莊導航的引領。這次的導航,讓郭小莊走出了自我的世界,和同學間的接觸,才發現時下的年輕人為什麼不看國劇?

郭小莊思索這個問題,和同學們溝通,尋找問題的癥結,諸如冗長的劇本、緩慢的節奏、傳統樂器的喧鬧,國劇演員只講求唱腔、做工,忽視舞台佈景,「有戲無景」的意境,不是講求「視、聽」美感的現代人所能接受的。這些弊病越討論,大夥的反應越熱烈,改革創新的理念有了日見成熟的作法,進而大家意識到熱情是短暫的,只有具體的行動,才能讓這份理想實現。大三那年,「雅音小集」在十餘位有共同理想的年輕人的攜手中成立了,這組織的命名是國畫大師張大千賜名,張大師從籌畫、設計、組成到演出,是最積極的參與者之一。他經常告訴年輕人,傳統藝術固然要創新,但是好的舊精神更要維護繼承。

郭小莊再三登門央請菊壇「鼓王」侯佑宗、「笛王」徐炎之擔起伴奏和指揮的重任,名琴師朱少龍重新編曲,設計各種新穎的唱腔,廣邀前輩名家,和同輩梨園子弟通力合作,針對舞台、燈光、佈景、道具、服裝……重新設計,研擬精簡劇本,設計推出的第一齣戲「白蛇與許仙」,一掃國劇場景簡陋、步調緩慢的形態,為國劇帶來了嶄新的風貌。郭小莊的「傻」勁感動了觀眾,成為第一位被年輕觀眾接受的國劇演員。

民國七十一年,以對國劇表演藝術有特殊貢獻,獲選為中華民國第九屆十大傑出女青年。同年六月亞洲文化基金會之推薦,赴美國茱麗亞音樂學院研習音樂與戲劇課程,研習一年。為了充實自己,郭小莊忍痛暫別她熱愛的舞台,及日漸茁壯的「雅音小集」,在美國研習期間觀摩了各式各樣的劇種表演,也結識了許多藝術工作者,將西方現代劇場觀念帶回,注入在雅音每一次的演出,展現了千變萬化的深邃。

「改良國劇」和精緻的「骨子好戲」,隨著歷年推出的「感天動地竇娥冤」、「梁山伯與祝英台」、「韓夫人」、「焦仲卿與劉蘭芝」、「紅綾恨」、「紅娘」、「瀟湘秋夜雨」等十多齣好戲,成了「雅音小集」的金字招牌。

為了找回流失的國劇觀眾,郭小莊走入校園,一場又一場的舉辦示範講座,在聲嘶力竭中,在汗水中,獲得了掌聲,也激發了年青學子欲窺國劇奧妙的熱情。

「因為國劇是屬於中國的,屬於你我的,屬於現代的」,郭小莊希望國劇能深入每一個家庭,她將雅音名劇錄製成錄音帶,並為她贏得三座新聞「金鼎獎」。推廣國劇的熱誠與成果,郭小莊獲教育部的「社會教育獎」,美國共和黨華裔黨部頒「亞洲傑出藝人獎」等殊榮。

對於國劇的未來,郭小莊認為國內戲劇人才太少,需要有專門學校培育陶養,她的第三步計劃,就是希望成立一所現代化的國劇學校,當然她明白這不是她個人有限的力量能做到的,也許需要十幾、二十年時間才能做到。

卅餘年來,郭小莊為國劇吃苦,也從國劇獲得掌聲,雖然仍面臨一股反傳統、反歷史的敵對聲浪在她面前,然而郭小莊是堅忍的,她秉持了一個理念:「戲劇是有生命的,與當代精神相符的創新國劇,才具有親和的生命力,國劇才能歲歲年年,日夜長流。」郭小莊將國劇視為比人生更真實的人生,比事業更久遠的事業,這是她對雅音、對自己所允諾的。

「這份心志,永不改變。」──不管她在謝幕時所流的到底是汗水還是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