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劇托「雲門」而吸引年輕人
舞蹈隨「現代」而更加中國化
發揚傳統文化、必須表達民族精神
急先鋒林懷民、開闢民俗藝術坦途
【中國時報/江春男】
1977-09-28

對於二千多位年輕人而言,他們幾天前在國父紀念館所看的「王魁負桂英」,可能是生平第一次看國劇;但是他們那麼專注和沉迷,不斷的鼓掌,使一些常在國軍文藝活動中心看平劇的老票友們,感到十分驚異,甚至連名角郭小莊也因為初次看到那麼多熱烈的年輕觀眾而緊張興奮不已。

這個由俞大綱編寫的劇本,大鵬劇團已演過很多次,賣座都不錯,但這一次,可能是近年來,最轟動、最叫座的一次國劇演出,它的普遍為年輕人所激賞,無疑地,可為目前我們在提倡國劇和中華文化的做法方面,帶來極有價值的啟示。

外行人看國劇,總覺得鑼鼓喧天,聲音太大;時間太久;這次演出顯然已有改進,對白不見重複,唱詞本來生動,作派就是舞技,配著一段悠揚的琴笛伴奏,在寬廣的舞台上使用燈光技術,更增加了戲劇性效果。這些使得年輕人首次發現了國劇是那樣地感人。

國劇雖然經過多年的改良或提倡,甚至每星期還輪派國中、國小學生去看,到現在仍然很難引起年輕人的興趣,看國劇有百分之九十是固定觀眾,這次卻有百分之九十是門外的年輕人,把整個國父紀念館擠得滿滿的,這前面幾排舖著紅地毯的通道也坐滿人,比起外國現代舞團來表演時的賣座還好。

當然,雲門舞集這幾年的表現,已使國內藝術界受到很大的衝擊,那天的年輕觀眾,有一部分也是沖著林懷民和雲門舞集的「盛名」而來的;雖然也有人批評林懷民的舞藝,但是幾乎沒有人不感動於他竭盡所能要以現代舞來表達中國傳統精神的那份執著與狂熱。

四年多來,林懷民創作了二十多支舞,但是雲門給人印象最深的,仍是從國劇「借」來的那些舞蹈,因為林懷民把國劇當作活的故宮博物館,他在堶情u又挖、又偷、又學,然後賦予新的面貌。」

他在中國豐富的文化傳統中汲取靈感和力量;他給傳統以新的方式去呈現,以現代的觀點去接觸、去肯定。他使國劇動作與現代舞動作巧妙地融合起來,雲門之舞,呈現了中國情感的本質,而與熱情的觀眾互通聲息,這就是雲門引起年輕人共鳴的秘密。

雲門第一次公演時,林懷民誇下豪語:「要中國人作曲,中國人編舞,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這幾年他們在洪氏基金會協助下,請史惟亮、許博允、賴德和、馬水龍、溫隆信、沈錦堂等音樂家譜寫了十四首曲子。他使這些作曲者的歌曲與舞蹈相結合,大部分作品都是他催生的。

除了舞樂的合作之外,美術工作如楊英風、聶光炎、朱銘、黃永洪也應邀在舞台上展示他們的創作。

在他穿針引線,日夜顛倒的奔跑下,藝術界的朋友,逐漸結合在一起,為中國藝術的現代化運動而奉獻心力。雲門的演出中,不僅有國劇,也有南管、崑曲,甚至山地歌舞和子弟戲;都贏得熱烈的喝采。

他們多次在國內外的表演,都獲得藝評家的激賞,有人稱他們是「利用現代語彙,捕捉了亞洲人民的本質。」有人說雲門是「中華民國二十年來最重要的文化輸出。」八月中的時代周刊並以大幅照片登出這群台灣蓬勃的年輕藝術工作者在排舞的情形。

祇有在自由的社會中,才能讓林懷民有發揮創意的機會,而林懷民以現代面貌來表達傳統的精神,這也象徵台灣目前在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所發生的演變,是植根於中國泥土的。

可喜的是,近年來,台灣的藝術界已經逐漸重視中國本土的文化寶藏。在美術方面,例如席德進、李錫奇、吳昊等畫家,在徘徊於歐美畫派之後,現在均轉而以西方的繪畫技巧來表達中國的風物,兒童讀物方面,在洪氏基金會的協助下,也有不少成績,常常有中國民歌和國樂的演唱會。有些企業家也開始慢慢地在贊助民俗文化的研究。

林懷民說他對舞蹈所作的祇是一種「拂去塵埃」的工作,也許中華悠久的歷史,已經蒙上不少塵埃,現在我們需要的就是這種拂拭工作,因為這堶悼R滿令人感動,奮發的寶藏。

儘管有人不知不覺地存在著崇洋媚外的心態,但是更多的中國人認為:我們需要文化界有更多繼續「雲門」精神的人;「雲門」縱使可能因林懷民的出國遠行而解體,但它所透露的光芒將繼續照耀著中國文化未來發展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