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莊與雅音小集

 

國立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

文學和藝術隨著時代而蛻變,因此一代有一代的文學和藝術,而當代的文學和藝術,則必須扎根於傳統,經創新、蛻變、轉型,而終底於成,這是不爭的事實。

故宮由宮廷博物院轉變為民族博物院,買通七千年華夏的一元文化。而其所以生生不息,實以「從傳統中創新」為取向。因此,「從傳統中創新」更是本院近現代館所楬櫫的標的。民國六十八年郭小莊女士領導成立的「雅音小集」,實欲為國劇開創現代廣闊的空間,擴大青少年欣賞的層面,因而她也舉出「傳統中的新生」,以作為「雅音」努力的方向。

說起小莊,不禁使我想到張大千先生。大千先生對小莊的藝術造詣和為國劇所作的努力,欣賞有加,因此也對她顯現出未曾有的愛護。「雅音小集」就是大千先生為她命名而且親自提筆的。有次小莊演出《樊梨花》,邀請大千先生觀賞,先生以病不能往,寄了一首詩給她:「丈室繩床瓦藥爐,敢勞問疾到文殊。天花散盡渾無著,憫悵東闌雪一株。」隨後並為小莊作了一幅墨荷裙畫,大有昔人「惆悵東闌一株雪,人生看得幾清明」之深喟永戚!民國七十二年四月大千先生逝世,小莊由紐約專程回台參加守靈和護喪,極盡悼念之忱。我之所以涉筆及此,既是感念一位大師對後進的知賞愛才,以及小莊的至性至情。而我在這堶n特別感謝小莊的是民國七十四年故宮六十周年院慶之時,小莊待以《公孫大娘舞劍器》編舞祝賀,使院慶增加了不少光樂。

小莊在國劇方面的成就,已是有目共睹,名動海內外;而從柳教授的書堙A更加使人明白,她的成就實在是累積了無數的艱辛和突破了許多的困阨才完成的。而我在這堶n特別指出的是:雖然小莊為國劇「傳統中的新生」所付出的心血,已經開花結果,學者對雅音的劇本、音樂、排場等所展現的戲曲文學和舞台藝術也諸多肯定,觀眾尤其是青年學子更報以熱烈的歡喜讚嘆;但是戲曲是綜合的文學和藝術,必須有賴於劇作家、音樂家、表演家、舞台美術家、鑑賞家共同不停的琢磨創新、蛻變,轉型才算階段性的完成。然後再創新、再蛻變、再轉型!我知道,以小莊金石可鏤的精神毅力,黽勉勤劬,鍥而不舍,必能為國劇一而再、再而三的開闢出其五達之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