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入電影電視.品味新演技新製作

一九七二年,對郭小莊而言,是新奇而重要的一年,是開展而又充滿熱鬧有趣的一年。

這一年,對已經享譽菊壇的郭小莊而言,真的是美麗的事與幻想,接連著編織出了一個真實的明星世界。

這一年,電影事業正從文藝片的式微中,逐漸轉型,從武俠片中重建了國片的新票房,尤其是東南亞地區,對武俠電影的需求,更形成了一股製片的熱潮。於是身手矯捷俐落,且有武功底子的演員,乘勢而起,立刻走紅藝壇。王羽、陳星、陳觀泰、鄭佩佩、上官靈鳳等人均迅速成名,成為這一時期動作影片的主要人物。

台港兩地的製片人為了物色演員,特別把觸角伸向國劇界,郭小莊的扮像、功夫、身手、在舞台上的整體演出,正是電影界重金禮聘的對象。但與多家影業公司接洽交談之後,郭小莊覺得拍片水準參差不齊,尤其是日夜都須趕工,不像國劇演出的有規律和有秩序;而且在看過劇本之後,也感覺內容貧乏,只是一味打鬥而已,在人物造型上尤其不夠講究,因此她只有敬謝不敏。

這時第一影業公司負責人黃卓漢和導演丁善璽,為了籌拍鉅片「秋瑾」,特別鎖定郭小莊為女主角。他們在和郭家父女懇談之後,知道她拍片興趣不濃,所以故意提出嚴格要求和條件,不合不拍。他們只好專誠請了俞大綱出面,代為說服。這時郭小莊也認為能飾演鑑湖女俠秋瑾這位歷史名人,應是一件有意義的事,就這樣,她答應了電影演出,主演了「秋瑾」(港名為「驚天動地」)。這部電影的男主角是王羽,很能入戲,合作愉快;丁導演則是說故事的高手,鏡頭很細,較一般動作片拍得細膩、有深度;片中動作不少,變化也多,而且注重俠情俠義的表現,具有大片的格局。

郭小莊雖是電影新人,但演戲經驗豐富,自幼受科班訓練,所以打鬥場面,從練習套招到正式拍攝,她毫無不適之處。而影片最常見的「跳場」拍攝,她也很快的就能適應,且能恰到好處的表露情緒入戲,可以說她對電影作業方式,完全能接受和習慣。更難得的是她虛心學習的精神,她旁觀著丁善璽、王羽認真的工作態度,和他們對戲的分析研判;她旁觀著燈光師的打光調光,攝影師的掌機運鏡,她要了解電影的特色、電影是怎麼拍的,了解後才能掌控、才能配合、才能把電影演好。

其實,郭小莊在答應接演「秋瑾」之後,即開始閱讀有關秋瑾的史實資料,並對她的性格心情,依據資料記述,做了一番深入的揣摩,並多次向俞大綱教授請益,一起研究秋瑾的造型及演法。俞教授和丁導演都提供了建議,郭小莊在拍片前的準備工作,做得紮實有益。在讀劇本之時,她也一再提出質疑及修改補強之處,盡量要求全片的合情合理,且能突出應有的時代主題及戲劇效果。

鑑湖女俠秋瑾的一生,充滿了情義血淚。她赴日讀書,返國投入革命,在上海辦報,提倡婦女運動,再辦學校並設軍事訓練,在動亂時代中致力於推翻滿清腐敗政權。這樣的一位時代新女性,郭小莊從外在造型做起,務求顯得英姿勃發,看來英氣秀挺,衣著打扮予人潔淨俐落之感;而內心戲上,則依循著秋瑾事功發展及環境演變的幾個重要過程,確實把握,沈著冷靜以待變,熱誠關愛以對人,最後慷慨奉獻,付出生命。小莊的表演方式是一層層的加重對抗外力,用激烈的打鬥動作來做渲染演現;而在情勢逆轉,同志被捕被殺,她自知已難獨力撐天,這時內心的感受是無比悽楚,革命工作只能留待下一棒接力再跑,小莊在這高潮場面的表演方式是一陣陣的平靜理性,傳達出對生命奉獻的無畏和尊崇,把鑑湖女俠的豪邁俠者精神完整的演現。片子在殺青上映之時,郭小莊的演技贏得了觀眾的讚賞,同時她動作招式的美妙,呈顯出武打姿勢在緊猛之中,蘊涵著一股國劇舞姿的曼美,她也因此而榮獲了香港一九七二年第二屆「武俠影后」的榮銜。

就在她赴港領取「武俠影后」獎譽之時,中國電視公司籌拍的年度大型古裝電視連續劇「萬古流芳」,也特別邀請她擔任女主角德安公主。於是她來去匆匆,才從香港載譽返抵台北,就連忙進棚錄影。「萬古流芳」的故事內容,敘述趙氏孤兒與搜孤救孤,原是國劇的老題材,郭小莊演來駕輕就熟。在這之前她曾利用國劇演出的空檔,客串主演過電視單元劇「圓圓曲」、「霍小玉」、「小鳳仙」等多齣,其後並主演民初裝扮的連續劇「彩鳳曲」,飾演心地善良約二小姐,形象清純可愛,這是她實際加入電視劇行列,深入參與電視節目的新嘗試。

「萬古流芳」是製作人魯稚子由台視轉進中視的首部作品,中視當局非常重視,投注眾多人力財力拍攝,對演員的挑選更是嚴格,幾乎網羅了影視圈的硬堣l參加演出。郭小莊在這部轟動一時的連續劇中,細心的體驗到它的成功,是具備了幾個主要條件:

第一、劇本的因素:這齣戲雖然是根據國劇素材改編,但劇本編寫工程毫不馬虎。編劇群有張永祥、趙琦彬、鍾雷、朱白水、魯稚子等五位,均是國家文藝獎、中山文藝獎或金馬獎的最佳編劇。他們對「萬古流芳」的討論、撰稿、修正到定稿,態度至為嚴謹,從開場、結構、發展到收尾,都再三推敲,尤其是每集結尾的安排,都留意到如何留存戲劇扣子,以吸引觀眾明天繼續收看。這部戲的劇本贏得演員共鳴,同時也成為戲劇科系同學的實習範本。

第二、演員的因素:由於參加演員皆為一時之選,而且又是大戲,因而這劇著重「群體」演出,這和國劇往往由主角「個人」獨挑大樑完全不同,尤其葛香亭的程嬰、雷鳴的公孫杵臼,都和每一位對手演員有一段好戲表演。編劇早已設計妥當,讓演員均有演技發揮的場面,也只有群體合力演現,才能造就一部大戲的突出績效。郭小莊的公主,縱橫全局,深深的領悟到演員的個人表演,和群體合演的不同領域,及其優劣之處,這對日後自創雅音小集,在劇本編寫的重視上,和對演員表現的處理上,有著相當的影響。

第三、配合的因素:除劇本及演員之外,布景、道具、服裝、音樂、鏡頭,都是這連續劇制勝功臣,製作和編導對戲劇背景資料的考證,對實際作業嚴格的要求,促使工作人員對每個場面及每個人物,都必須小心謹慎的配合無間。郭小莊也感受到這部戲在拍攝中的壓力,只有不斷的要求認真演出,才會有好成績的出現。才會有演職人員配合得天衣無縫的完美境界出現,小莊在親身感覺之後,在日後自己的劇團中同樣的用上,同樣的要求,同樣的呈現完美。

「萬古流芳」才殺青,她又接演了第二部電影「大盜」,仍是「秋瑾」的原班人馬,她頂著武俠影后的冠冕,片子相當的賣座。雖然這時她仍參加國劇「楊八妹」公演,原本也決定不再接片,但電影界這時已無法放棄她,出動了大批人馬,從劇團、家庭到師長,多方游說,要求她繼續拍片。在盛情難卻之下,郭小莊又接著拍攝了「雙龍出海」、「猛漢狂徒」、「虎虎虎」等影片,到一九七六年,她總共拍了廿多部電影。她最忙的時候,是三部片子同時在拍,一天自早到晚都在趕車到外景場地,再進棚內連著拍戲,那時幾乎是身不由己的在趕拍,連睡眠時間都沒有,這也說明了那時動作片在亞洲市場的吃香和被看重。拍攝電影的時候,工作時間長,休息時間短,郭媽媽非常惦念著女兒,於是她親自陪伴著,在工作人員眼中,這是一位最樸實可敬的「星媽」,但郭小莊非常體貼媽媽,特別是在對打揮拳、動刀拿劍的場面,她總要先婉轉的請媽媽避開,以免母親看到女兒在激烈打鬥時,為之擔心疑慮,因為雖然小莊在動作揮灑中已極盡小心,可是拳腳無眼,仍難免會皮膚青紫,令父母心疼。

當時,郭小莊拍片已是得心應手,片約一部接一部,真的欲罷不能,就在這重要的關鍵時刻,郭金河先生向女兒做了一番談話,他說:

「還是回到舞台專心演國劇吧!拍片雖然錢多,很容易賺,但我們家也不缺錢,而且演電影只能在年輕時候,不像國劇可以演一輩子!」父親的話,給了小莊當頭一棒,雖然在拍電影這幾年中,她也曾兩度參加國劇訪問團赴美演出,她的劇藝,更獲得時居國外的張大千大師的賞識,並手繪墨荷旗袍贈送給「小莊小友」,這可說是一項殊榮,讓小莊念念不忘。而在電視演出方面,「萬古流芳」之後,她也接下了中視的歷史古裝大戲「一代紅顏」,她飾董小宛一角。這齣戲描述順治帝突破重重難關,選漢妃入宮;同時皇太后也突破層層流言,而下嫁多爾袞。全劇內容豐富,高潮迭起,小莊扮像秀麗,演技純熟,贏得了一致好評。其後她又接演了「一代霸王」,飾虞姬角色,和演楚霸王的田野,有多場生離死別、令人悱惻的好戲演出。

在她參與電影和電視的演出中,給了她很多的感想和很大的衝擊,特別是在表演技巧的傳達上,對郭小莊更有著重要的影響。影視表演方式和國劇表演方式,完全是兩種不同風格,兩個不同體系,郭小莊對影視表演與國劇表演,做了客觀的研析,把異同、優劣、特色均做了詳細比較:

第一、國劇的表演是循序漸進,從第一場、第二場……到最後一場,是依著合理性,和劇情發展性,一路演下去的,表演的情緒是連續的,是隨著進展而變化,逐步的表露著演技;而影視的表演方式不同,它是以場景為主,不是循序而來的,是跳場表演的,在片子全拍好後,再經過剪接技術,依序編列串連而成。因而在拍片之時,演員的表演是片段的,而非一氣呵成,近乎即興式,必須先在腦海中,先幻構模擬出前後場面的戲,將會是如何的表演,再規劃出此時要拍的這場戲該怎麼演,以便將來在片子剪接好後,可以看得出是在不同時間所拍攝,這幾段戲的前後表演,仍是完整呼應、密接無間、且美好無缺的!實在說,影視表演難度較高,必須要有隨時隨地就能入戲和演戲的功夫。郭小莊已擁有了這項「快速忘我、瞬間入戲」的本領,這應是現代演員的一項修養,也是郭小莊參與影視演出後的一項收穫。

第二、國劇表演藝術,其特色是意象之美,它的唱腔是歌,動作是舞,演員的表現從眉目到手姿到步法到腰肢,都在呈現一股身段之美,再藉這身段之美來表達一個動作和語言,這種曼妙的姿態表情,是包涵著讓人可以意會體驗的一個具體動作,國劇藝術的這一傳統意涵之美,是獨特的、無可取代的;而電影和電視的表演藝術,其特色則是具象之美,它的每一個動作和表情,都是實在的,都是在我們周邊可以看得見的,充滿了合理性的。簡單的說,影視表演技法是生活化的,郭小莊在拍電影和演電視之後,內心堛熙怳j衝擊,就是國劇表演注重唯美,影視表演注重求真,這兩者之間的差異,給了她很大的省思,如果國劇藝術要能薪火長傳,在科技和工商企業的社會中,要能使國劇藝術永續演出,那麼在傳統的意象之美的保持之外,是否應該追隨時代的變革,而把生活化的求真精神、合理精神以及明快節奏,灌注入國劇中,讓國劇得有一股新生命、新活力,而避免它老態龍鍾和疲態衰憊。郭小莊在心中不斷湧盪著這樣的思維,甚且成為她對國劇改革的一份責任感。

第三、電影、電視的製作演出,高度的表現出一種「綜合藝術」的功能,從劇本的研討、導演的分鏡到演員的會議,都確實的交換了編、導、演的意見,溝通了編、導、演的觀念,同時在布景、道具、服裝、音樂、宣傳,都加入製作會議中,使彼此了解這部戲的特色及重點,使每一個部門都嚴密的凝聚在一起,結合成一個共同的藝術體。這一精神完整的表現在畫面上,影視的每一個畫面,都講求完美,不容許任何瑕疵的出現。就這方面而言,也令郭小莊深有同感,因為傳統國劇演出,相當忽略「畫面的完美感」,不僅文武場樂隊占據了舞台一角,縮減了表演藝術家揮灑的空間,同時常見撿場、搬動桌椅,隨時出場,在眾目睽睽之下,穿插在演員之間,來回搬動奔跑,把整個畫面美破壞無遺。今後國劇要創新演出,要吸引年輕人口,要擠進國際舞台,則綜合藝術的整體性表現的養成,和一切的演現都在畫面上的基本原則,必須確實體認和落實,國劇才會有更高的希望及更大前途。

第四、電影、電視的攝製,因為是由一個個鏡頭的拍攝到組合而成,其重要性在於它有特寫、近景、中景、遠景等鏡頭系列,可以依據戲劇的、心理的、氣氛的不同因素,而由導演做不同的排列組合,產生不同的力量效果,其中的特寫鏡頭,更是影視藝術的特色,它所表達出來的強調、擴大、誇張、凸顯的功能,的確是其他種類的藝術作品所難比擬,所難望其項背。國劇在舞台上演出,永遠是一個固定的全景,要如何才能產生一種對劇情的、心理的、氣氛的強調和烘托,用心強化內容為人物的表現,這應也是國劇可以努力的方向之一。郭小莊一直在尋思著,國劇的特寫鏡頭在那堙H她了解影視的特寫功能,除了鏡頭的移動變換之外,利用光影、色彩、音響效果,也同樣能達到特寫的放大與誇飾作用,因而把光影設計與音樂效果,配合著國劇演員的動作,而精密的結為一體,可能就會給予觀眾一個強調和凸顯的感覺,讓人觀感為之一新。

嘗試了電影和電視的新演技,郭小莊咀嚼再三,留下了精髓養分,把它移值進國劇藝術中去。她,郭小莊,國劇的女兒!真是一個有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