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蘭芝與焦仲卿(上)



序幕

(幕後大合唱)
孔雀東南飛
五里一徘徊
躊躇復反顧
行行意轉悲
今朝與君兩分袂
他年緣會欲問誰
相約磐石共蒲葦
生生世世永相隨
梧桐落葉秋草萎
華山道旁立墳碑
白髮老婦徒自悔
空聽枝頭鳥銜悲
行人指點到如今
猶說當年
孔雀東南飛

楔子
(幕後大合唱)
天賜良緣在今夕
只道恩情兩不移
夫君盧江為小吏
恩愛夫妻見常稀
鸞紋羅帶為君繫
朝夕隨身念為妻
絲絲縷縷親縫製
針針線線寄相思

豈奈婆母心生嫉
始知焦門婦難為
不為看花日早起
夜夜獨自織寒機
三日之內斷五匹
高堂老母猶嫌遲
忍淚吞聲三年整
依然承歡未有期
夫君柔弱難依倚
滿腹幽怨有誰知
有誰知

遭譴
焦母:還待在這兒幹嘛?快提水去。
蘭芝:遵命! (唱二黃散板)
急忙用手雙扉啟,
門外紛紛大雪飛。
一片茫茫銀色地,
撲面的寒風冷透(轉快三眼)肌。
在此時也有人重門深閉,
暖閣中圍爐坐熱酒盈?。
人世間命不同豈能相比,
無奈何到井邊去把水提。
路滑難行難辨視,
一半兒是雪一半兒泥。
一步行來一步試.(行弦)
一步高來一步低.
左邊深陷抬不起.
右邊踏下也難移,
(轉二黃散板)我這堨庥氻F全身力
顧不得水旁溢濺濕布衣
雖然是寒冷天也汗流不已
手發麻.腿又軟,重似千斤,氣力難支

焦妹:嫂子,我幫您提吧!
焦母:小心弄粗你的手,這水擱在那兒呀?
蘭芝:放在廚房。
焦母:這水要洗衣裳的,在廚房裡頭洗,那不弄濕了地?擱到前院去!
蘭芝:是。
焦母:你這水擱那兒啊?
蘭芝:放在前院。
焦母:還是擱到後院去!
蘭芝:是。
焦母:我說你怎麼好,有知道的,說這個媳婦笨,有的不知道的,
還以為我這做婆婆的夠多麼厲害似的,唉,我說你怎麼好喔!

盟誓
蘭芝:(唱西皮內倒板)
含悲淚返歸途忙往前奔,
(唱搖板)被休棄永離分,
入地無門,蒼天莫問,
頓叫我好不悽情。
得休書墜霧中如符催命,
(轉流水)步蹣跚神恍惚身似遊魂。
好夫妻一旦仳離誰肯信,
更何況有婆母亂加罪名。
明禮義習女紅幼承慈訓,
在夫家,我婦職無虧,
百般承順枉費了萬苦千辛。
心欲碎魂欲斷恍迷路徑,
一霎時只覺得水眩山昏。

仲卿:蘭芝!蘭芝!蘭芝!
蘭芝:你前來則甚?
仲卿:我是前來送你的。
蘭芝:這是你送我的一方玉佩,如今原物交回,你可以將它另贈他人。
仲卿:這玉佩原是你的,就是我仲卿,也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