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蘭芝與焦仲卿(下)


蘭芝:此時間我對你既憐還恨
(轉慢板)往事歷歷記分明
到你家數年來艱辛歷盡
可憐我遭受折磨忍氣吞聲
(轉二六)我為你雙手不停勤織錦,
常從日出到黃昏,
黃昏織到三更整,
又從三更到五更。
(轉快板)我為你長繩汲水臨深井,
身疲力竭步難行,
我為你受盡鞭笞咬牙忍,
常見衣衫帶血痕,
這辛酸未曾對你論,
怕的是添你的煩惱傷你的心。
料不想你心太狠,
忽然反目不顧恩情,
你忍心休書即寫定,
功過是非分不清。
你忍心對我的死活全不問,
割斷絲蘿頓成了鳥散空林,
實指望百年同衾枕,
又誰知一旦成路人,
既絕情你此時前來則甚,你此時前來則甚,
倒不如一了百了永離分。


仲卿:(唱西皮散板)
欲言難盡,受折磨經苦楚倍覺情深,
數年來你受苦受難皆能容忍,
到今天蒙相告才得知情。
(轉二六)我與你三生石上緣前定,
似影隨形兩不分,
生同衾死同穴死生同命,
若無你我豈能夠獨自生存。
寫休書皆因是難違母命,
我與你同是那受難之人。
(轉快板)情久長只貴在心心相印,
縱無言也勝過海誓山盟。
一年內定然來迎請,
到那時梅開二度又逢春。
(白)蘭芝,你要相信我啊!


蘭芝:說什麼一年內再來迎請,
怕只怕我二人後約難憑,
今日媥D休棄門庭有損,
從今後進與退全憑母兄,
倘若是老婆母胸懷餘忿,
劉蘭芝今世裡難入焦門。


仲卿:勸娘子你且把寬心放定,
我定然苦哀求挽回娘心,
賢妻你若不肯將我來信,
焦仲卿跪平川生死誓盟,
似磐石高且厚衷心不變,
縱死在九泉下永不離分。


蘭芝:(唱散板)
見焦郎發下了重誓約盟,
惹得我劉蘭芝珠淚淋淋,
君似磐石高且厚,
妾比那蒲葦柔韌,
糾結磐繞隨定了夫君,
從今後,
朝朝暮暮之將你來等,
劉蘭芝與焦郎,
生死同心,永不離分。


(幕後大合唱)
君當作磐石
妾當作蒲葦
磐石高且厚
蒲葦韌如絲
今朝生別離
相約他年期

勸嫁
蘭芝:(唱反二黃散板)
適聽得母兄言(轉三眼)心神惝恍,
不料想焦郎另娶兄長逼迫蘭芝再穿嫁時妝,
(反二黃原板)實指望與焦郎前因再敘同歡暢,
實指望生生世世地久天長,
實指望高堂菽水再奉養,
實指望永效孔雀同飛颺,
又誰知前言美夢成虛枉,
後約難期只斷腸。


劉母:兒啊,你兄長已將你許配太守之子,三日之後就要前來迎娶,
兒啊,想那焦仲卿他背棄前言,另娶他表妹為妻,你就不要再思念
於他了,何況仲卿之母性情不好,為娘也捨不得你再入焦門,如今
倘若嫁入太守府中,公子必然善待於你,為娘也就放心了,想為娘
如今已是風燭殘年,兒啊!你就應允了吧!天色不早,安歇了吧!
為娘要去了!


蘭芝:(唱反二黃原板)
雖然是前期舊約成夢想,
夫妻情義永難忘,
拼得個白骨青山葬,
此生決不負焦郎,
我這堣T日後暫把轎上,
也免得連累了白髮老娘,
新房內葡萄美酒映燭光,
忙勸酒強顏歡笑侍新郎,
夜半三更離府往,
且到那舊識的地方自盡亡。

殉情
仲卿:哼哼!可惜啊可惜,
蘭芝:可惜什麼?
仲卿:可惜那蒲葦果然柔弱,
旦夕之間,便自飄零。
正所謂:磐石高且厚.可以卒千年,
蒲葦一時韌,便作旦夕間。

蘭芝:焦郎啊!(唱快版)
焦郎此話休出口,
細聽蘭芝說根由,
別時相約在一年後,
又誰知枉添我倚門愁,
朝朝憑欄將你候,
那一日不盼你到明月當頭,
愁堨陰經已久,
燕去鴻來春又秋,
盼不見郎君車馬臨戶牖,
幾回腸斷在妝樓,
終日思君君知否,
深閨淚盡──我無怨尤,
分別誓言仍緊守,
字字句句記心頭,
蒲葦雖柔非楊柳.
豈能攀折他人手,
秋風拂過百草同朽,
惟有那蒲葦永綢繆,
兄長逼迫另結婚媾,
我怎能背棄前言高門投,
今生難再成佳偶,
相逢舊地以死相酬。

焦母:不得了啦!我兒子焦仲卿逃走了,趕快去找啊!
眾人:新娘子不見了!
蘭芝:啊!
仲卿:蘭芝!蘭芝!蘭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