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談郭小莊
【大眾日報/田航】
1968-09-08

在本欄堙A我曾「細談」過古愛蓮。這回再「細談」一下郭小莊。不過,談郭小莊不能與談古愛蓮並論。一則小莊的「藝術」成就暫時還不能比愛蓮,二則對於小莊方面我也不曾傷過如「彼」的腦筋,所以,題目雖然是「細談」,實際上有別。

郭小莊是小大鵬五科的學生,最近才剛剛「出科」,現年十七歲,河南人,習「花旦」兼演「刀馬」。若不是愛好國劇,尤其不是常看「小大鵬」的主兒,可能對這個名兒還生疏得很,可是,若論起小莊的條件,和目前的藝術成就,實在值得向讀者仍大肆推薦一番。

小莊有個綽號:「第二徐露」。這綽號名實符不符呢?我必須說:有過之無不及。現在,且看我的分析:

小莊的「第二徐露」之稱,自然是指的婚前的徐露,也就是當年在「大鵬」的徐露。論扮相:那時的徐露與當前的小莊,適當的批評則是「無分軒輊」。論身材:徐露則似乎矮了點兒,而小莊則夠得上亭亭玉立。論「花旦」方面的成就,我覺得徐露而不及小莊來得「動人」。論「刀馬」的工力,則小莊有遜於徐露。論嗓音,幾乎完全一樣。論「唱工」,小莊比徐露可就差得太多啦!所以,徐露能唱「鐵鏡公主」,小莊還沒敢「動」這類玩藝。那末,將來的小莊是不是能趕上今天的徐露呢?我的看法──將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或者可超過徐露呢!

就以四月三十日的「電視」上的那齣「馬上緣」為例,想來在中南部的朋友已大都看到。

當著「樊梨花」(小莊飾)與「薛丁山」(高蕙蘭飾)「交戰」的那一場,小莊始終是嗔中有喜的態度,看著叫人由衷的喜歡,這一「態度」,我便認為十分恰合劇情!因為,這齣劇的主要關鍵就是「緣」這一個字。什麼「緣」呢?自然是「姻緣」,而且,這「姻緣」又是女方「一面倒」的,因此「樊梨花」這一腳色不能演得一臉的怒容,雖然,演成「一臉怒容」的「樊梨花」雖不多見,但能像小莊那樣自然,而毫無「做作」的痕跡,確是少見的!

小莊的「白口」很甜,而且或多或少的還寓有一種「爹」味,也是她之所以受歡迎的條件之一。我為什麼說是「或多或少」呢,這就是說到小莊的長處了!所謂「多」或「少」的味道,你是因為她能視「劇中人」對劇情的要求而有適當的表演。例如她的「扈三娘」,就不但沒有一絲「爹」味,甚而連一絲笑容都沒有!有人說小莊好「笑場」那也許是祇為到了她調「笑」的地方,沒注意到了她「不笑」的時候。

小莊的「身手」很「乾淨」,這可從她的一些「刀馬旦」戲中屢見不鮮!不過,在「腳底下」的「工底」上尚較當年的徐稍差一丁點兒,這可從「大英杰烈」她改扮男裝,紮起「大靠」之後,在「跺泥」上看得出來。可是,她對於這方面卻有鍥而不捨的精神與恆心毅力,則是十分令人可喜的。

小莊的「臺風」之佳,在目前的「花旦」與「刀馬旦」之中是鳳毛麟角!一則「扮相」帥,二則個頭兒好,三則身段婀娜,再加上有嗓子,焉得不「紅」!因此,在目前唯一的不足之處,似乎該就是「唱工」還要再加強,多琢磨,多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