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師出高徒(二)
【華報/燕京散人】
1969-04-25


目前臺灣學戲的情形,也許是半工業社會的關係,一切噴汽化,老生票友前三齣就是「失空斬」,「文昭關」,「戰太平」,梅派青衣先學「鳳還巢」,「生死恨」,程派青衣先學「鎖麟囊」,「碧玉簪」,在美國的票友就更太空化了,頭一齣就演「虞姬恨」,或是「戰宛城」。戲當然都是大戲好戲,但初學不久會戲不多的人,是否能發揮出來,就一言難盡了。只為小姐太太先生們高興,是大家盡興,也不必再計較演出成績的工拙了。但是,職業演員的培養訓練機構堭釔葵熄i度,和教師的態度,就不能一概而論了。

臺灣訓練平劇演員的教育機構,最早是私立復興戲劇學校,以後才有小大鵬,小陸光,小大宛(規模不大),小海光。現在學生們的資質都很好,領悟性很高,學什麼都會的很快,所以教師們教起來,比以前是事半功倍,小孩演員們的演出成績,除了個人嗓音,扮相,是看自己的天賦,但在身段,地方,做表唱工,腔調,字音,念白,和整體合作上,卻是教師的表現了,演出頭頭是道而很熟練磁實的,那就是教師教得好,反之,就不言而喻了。因為小孩兒們都是老師怎麼教,他就怎麼唱,絕不保留,絕不偷懶,你只愁他老尺加一過份賣力絕不會打九扣,留一手的,如果不是因為限于天賦和體力,而應該表現的他沒有表現,那就是他沒有學到,當然是教師的責任了。

復興正式演出,劉復良(後改名劉方)的一齣「魚藏劍」,轟動一時,內外行交相讚譽,後來葉復潤的「打漁殺家」李復斐的「文昭關」。也部膾炙人口,博得好評,大家都打聽,是誰教的?不是別位,張鳴福是也。鳴福出身北平鳴春社,當家老生科班出身,當初學的磁實,而他教的也磁實。當然,從另一角度,也有人對鳴福不滿,什麼管得嚴,打得兇,出戲太慢,三月半年的一齣戲才下地,才許演出,但是如果不這樣教,怎麼才能磁實呢?如果兩個星期學會一齣戲,準保演完一星期以後就忘光了,現在不知劉復良身在何處?不知他還唱不唱?但是請放心,他這齣「魚藏劍」一定沒有忘。

也許有人說了,照你的論法,每個小孩都讓他大路活,只是磁實就完了嗎?不然,開蒙的時候如此,在小孩會些齣戲以後,歸了工了,也開了竅兒了,就要按天賦所近,來進而求精了,唱老生的,看他是學余,馬,高,言那一派合適,唱青衣的看她是宗梅,程,尚,荀那一位相宜,但是,這時的教師,卻要有真才實學把實授的戲給小孩兒們深造,但也別忘了磁實兩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