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鵬國劇今演扈家莊 郭小莊挑大樑
【青年戰士報/田航】
1969-08-22


多彩多姿的大鵬劇團,自十七日開始,假國軍文藝活動中心公演以來,迄今已屆第六日,由於連日演出多是成本大套的骨子老戲,再加上演出各員各有千秋,所以雖值炎炎三伏,每天仍都能保持八成以上的票房記錄。

今晚,是全部「扈家莊」,係由「翠屏山」起,直唱至「扈家莊」。

按說,這碼子應該掛全部「金石盟」,接演「扈家莊」才對,可是,大鵬當局也許是因為時間的限制,不得不「馬前巧連環」,所以才不使用「金石盟」這個名字。這一點,便可看出大鵬在這方面是不大誇張的。

由「翠屏山」唱到「扈家莊」的,在台灣似乎尚不多見。尤其是由一個「旦角」前飾「潘巧雲」,後扮「扈三娘」的,不但在台灣鮮有這樣的人材,即當年在大陸時亦想不起有誰,因為,「潘巧雲」的本工是「花旦」,而「扈三娘」則是「刀馬」。儘管工「武旦」的多能兼擅「刀馬」,但「扈三娘」這一腳色卻非「樊梨花」,「穆桂英」等可比,所以「扈家莊」纔素有「女挑滑車」之稱。有這一稱,係基於兩大原因:一是有紮「大靠」而「走邊」,且得邊「走」邊唱,其情形與「挑滑車」略同;二是「扈三娘」所唱的「牌(排)子」也與「高寵」所唱有很多相同的。因而始有「女挑滑車」之說。

談到「扈三娘」這一腳色給我印象最深的,老一輩的則是尚小雲,小一輩的則是宋德珠。來台之後,先是徐露,後者便是郭小莊。

嚴格的說來,根據「扮相」:「扈三娘」應該是「刀馬」,但若就「身份」而言,卻又該是「武旦」,也許就是因為這一腳色居於「刀馬」與「武旦」之間,所以纔有不「上蹻」而唸「韻白」的「路子」。惟因如此,因之長於「刀馬」的尚小雲既可展其所長,而「武旦」宋德珠亦優為之。於是,便准許我們說:以「花旦」為本「工」的郭小莊居然也能來這一腳色,而且還是「直乎直令」,這就越發的得說「難能可貴」了!

郭小莊在今晚便是分飾「潘巧雲」與「扈三娘」,這可得說是古來的第一份了吧!

較早,大鵬的這位「潘巧雲」一直是非鈕方雨莫屬的。方雨自從奔命於銀幕與紅氍毹之間,又加上與「武小生」雙雙溺於「愛河」。在「恨無分身」之下,纔不得不依依地向大鵬「拜拜」。可是,方雨卻一直祇是扮的「潘巧雲」,從未唱過「扈三娘」。

說實在的:若是沒有相當武功底子的人,絕對是唱不了「扈家莊」的。郭小莊何以能游刃有餘,說來並非偶然。

儘管在「科」堛漁伬啎H人都得經過「毯子功」,及而一經分「工」便多把「工底」給丟啦!唯小莊不然。特別是在開始學「扈家莊」的時候,小莊幾乎整天都是紮起「大靠」來在練,練,練!難得的是蘇盛軾這位老師也有這份耐心,每次練工總是在旁「看工」,腳上,手上,眼堥漫有一點兒「不夠」都得「重來」。俗語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所以我纔說郭小莊的這份「扈三娘」之所以能有這麼好的成績,並非是偶然的。

台上的郭小莊比台下的郭小莊更漂亮!她既會「做戲」,也有表情,再加上漂亮的臉蛋兒,玉立亭亭的身材,響亮的嗓音,玲琍的身手,實在是令人看都喜歡!十年前看過徐露的人,今天的郭小莊就正是十年前的徐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