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濟才能•雍雍風雅
──國劇聯合大公演四天來的觀感
【中央日報/陶希聖】
1969-11-16

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委員會舉辦國劇聯合大公演。希聖既作開場白於大公演之前,自當作總結語於大公演之後。今日另為小文,略述四天來的觀感。

民初平劇鼎盛
平劇鼎盛時期是民國初年。當時崑弋未衰而皮黃與梆子皆在創造與發展之中。前輩如孫菊仙、譚鑫培、侯俊山等皆是領袖擅場與轉移風尚的人物。後輩如余叔岩、梅蘭芳等則在突飛猛進之中,有獨步一時之概。小輩如尚小雲、荀慧生(白牡丹)、程豔秋、于連泉(小翠花)、馬連良等各有明師指點,益友競爭,而自成風格。不相因襲。至於劉喜奎與鮮靈芝對壘抗衡,更開拓坤角興起之道路。

但是平劇盛極之際,除堂會與賑災劇以外,集合名角於一堂為大公演之事,尋常少見。若是一個班底而擁有多數角色與整齊場面者,亦是少有。前門大街廣德樓是富連成班經常演出的場所,既無坤角參加,又不賣「堂客」的票,而觀眾每日滿座。只有這個戲院能演「十面埋伏」之類的大場面。

學校培養人才
北伐之後,北平的戲劇復興,皮黃之四大名旦,雖當令擅場,而各自組班,很少合演。尤其是由馬連良至李盛藻,呈現了正生衰落的狀態。但北平與上海皆有戲劇學校,培養人才,漸露頭角。抗戰之後,上海與南京的戲院,除北平名角有時南來演出之外,後起之秀相率登台。不幸匪亂突發,盛事不繼。

二十年來,國劇在這臺海基地上,備歷艱辛之餘,漸見起色。先之以軍中劇團,繼之以復興劇校,一面公演,一面教育,老成者仍然當令,後進者繼起登場。即以這次聯合大公演而論,可以說是追蹤民初北平之盛況,且頗有超越昔日之上的特色。最顯著者,如人才之集中,場面之整齊,不是昔日北平戲園所可比擬。

若就各個角色來說,胡少安、周正榮、李金棠、哈元章、以及張慧鳴之正生,其修養之深與藝術之高,有口皆碑。張正芬、古愛蓮、嚴蘭靜之正旦,各擅其高水準的藝術。馬維勝及陳元正扮演銅錘,允為黑頭之正宗,不在當年金少山與郝壽臣之下。李桐春及其繼起之武生,上接尚和玉與李萬春之傳統。周金福與于金驊猶有蕭長華、王長林之遺風。這都是觀眾知名的角色皆無待於詳加評述。

名角參加演出
為這次聯合大公演放一異彩者,杜夫人之佘太君實在是超群逸倫之傑作。自民初龔雲甫之後,久不見聲調與做派皆爐火純青的老旦,如今於杜夫人見之,而其扮相與氣魄更遠在龔雲甫之上。徐露反串楊宗保,將探母一劇堨誘ㄜ垠n的場面,演得光芒四射,舉座震驚,亦值得特為表出。

我個人有些特別見解。民國二十年至二十六年之間,北平學界人士大抵推重程硯秋,但是我偏向荀慧生。民初的白牡丹以童伶演花旦,無論是大家閨秀或小家碧玉,皆轟動全場,甚至引起打鬥。今日則徐蓮芝兼有白牡丹與小翠花之長。

在旦角中,後輩之郭小莊,小輩之廖苑芬,皆有光明的希望在前途。

在正生之中,我發現張大鵬的聲調頗為近似民初李吉瑞,以扮演悲壯節烈的角色為尚。

劉玉麟之武生,使我想到從前的楊小樓與侯永奎,自楊小樓老去,侯永奎淪陷之後,今日可以勝任羅成與李存孝一類角色者,唯此一人。我希望他那敏捷而從容,猛烈而穩定的身段與做派,能傳諸後進,不至於成為絕響。

表現相當良好
總之,這次大公演不僅集合了第一流的才能,而且每一角各盡其才能之所及,所謂「看家的本領」者,皆無保留的獻出於舞台。無論其為生旦或淨丑,皆足以上追前修,下啟後進。今日以後,還有七天,將有更好的表現,希望當在總結語堙A續加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