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戲記
【華報/四翁】
1970-12-28

這次去臺北四天,一連看了四天戲。(1)「取桂陽」(2)「王魁負桂英」(3)「雌雄鏢」(4)「九更天」。四天不同的劇目,不同的戲院收穫不少。(一)取桂陽是名票張大夏演出緊接著後面的取零陵取長沙故名取三郡。除了「長沙」是熟戲,取桂陽僅見過楊小樓演出一次,印象已經模糊。取零陵則從未見過(戲單作取武陵似誤)未敢論列。(四)九更天是馬連良的名劇,由於劇情荒謬,平時最不喜此戲,但從未看過整套九更天,這次雖非名劇,但卻看到了全鬚全尾的劇情故事。除了馬義是個瘋子,聞太師更是個瘋子,這種戲文我認為文化局是應該禁演的。但這齣戲堳o也有兩句警語:「黎民遭塗炭,亂打九更天」是由兩個更夫口中唸出的。而這次卻給馬了。(二)王魁負桂英,是以麒老牌的「義責王魁」。(平劇)趙稼秋的「活捉三魁」(彈詞)幾段為主,也摻合了川劇「情探」的詞句而成。

最後,小莊從桌上翻下來,好像摔壞了足踝,未知已痊癒否,甚為念念。(三)今日世界的麒麟廳,卻有了意外的收穫。那是雌雄鏢堣p生孫麗虹,(飾盧昆杰)她是臺中學藝而轉入麒麟的。我們愛她叫小麗,初拜季少由,後拜朱世友。

世友是金仲仁的弟子,小麗找到這位師父,可謂名師出高徒,她個兒夠,品貌帥,嗓門兒亮,世友得到這位高徒,能把掏心窩的授給她。將來定能勝出高惠蘭、程燕玲。因為高,程學藝固佳仍不免有女兒氣息,她卻像個齊魯男子,喜得我沖向後臺,只握住她手叫「棒,棒」!她說「多是陳爺爺的栽培。」這孩子活兒好,嘴兒也甜。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