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劇楊八妹商榷(上)
【民族晚報/余叔通】
1971-12-16


「四郎探母」戲中攙佘太君出場站「大邊」繼見四兄延輝與金榜四嫂久別重逢抱頭痛哭時,又以手式調侃的那個淘氣丫環──八姐,卻由俞大綱教授以生花妙筆,強調她的忠勇孝悌,潛入敵後,從事策反工作的重頭戲,現已成為舞台上典型人物了,劇名也改成「楊八妹」(「八妹」在一好友口中述及冀南一帶「亂彈」地方戲中曾見過,劇情似也是征遼,惜時太久,不能詳記,並忘劇名)故事單純,卻有深度,腳色也很吃重,內容更極充實,劇中要角如佘太君、楊排風、焦贊、寇準、楊延昭(不出場)等,經常是舞台上的習見人物,台下都不陌生,因此也易使觀眾提前「入戲」。

我先後看過俞編的三齣國劇:繡襦記、王魁負桂英和十月二十五日由空軍大鵬國劇隊雋才郭小莊、拜慈靄(電視演出改為尹鴻達)等祝壽觀摩參演的新編「楊八妹」,我潛意識地感到高手編的戲,多是劇情緊湊,辭藻典雅,極饒口碑,更吸引京華人士極視聽之娛。

俞教授博雅融通,深解西洋戲劇的長處,以之揉摻於國劇之中,而又不失去傳統風格。第三場主角八妹唱上(南梆子)的戲辭「摘明珠掩鏡台山河歛影,抬望眼接邊關一片胡塵,蘊家仇含國恨夢魂常警,枕兒邊也聽得戰馬嘶聲,寶鞘中卻開了青鋒霜刃,龍泉劍也應嘆舉國無人」已脫舊劇窠臼,隨著楊排風的道白「………這劍上刻著楊延美幾個字我倒認識………」已點明,也無痕跡,她要求八妹教詩,八妹說她「傻丫頭!大敵當前,那有心情作詩?」聊聊幾句話,把主婢二人的身份,交代得清清楚楚,由以上幾句唱辭和唸白,也就可明瞭他們的日常生活和愛國觀念,這種創意,一洗舊式桎梏,更無視於庸俗固步,其實幻燈、海報的輔助,觀眾耳目並用,早已一目了然,自不待演員之表白舖床架屋了,國劇求進步,極贊佩編者新的嘗試手法。

楊排風在這場戲媢鴾K妹曾說:「您還是教我你家傳的八步連環劍吧!」為第六場八妹喬裝途遇張俊之子張振玉鬥劍時,被張俊識破楊門劍法的一個伏筆,春雲再展,表露身份,發展至張俊獻圖,再由她破敵立功,步步引線,前後呼應,更是自然妥貼,郭小莊小生扮的楊八妹,英俊、洒脫、機靈,毫無脂粉氣息,舞劍和對打,也乾淨俐落,穩健美觀,劍繐子和劍柄多見直線,上下翻飛,從不零亂,雖然劍似過短,在視覺上不夠方便施展,仍是小疵,為不受方家指摘,希望下次不妨換把長劍,就更覺英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