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莊在亞展舞思凡
【世界曰報/金琳】
1976-06-21

中國電視公司的「一代紅顏」國語連續劇,本月初起在三藩市海華電視台播出,「一代紅顏」堥漲儥t活嬌柔委曲董小宛的郭小莊,近況如何?

六月八日起,一連四天,是大鵬劇校公演的日子,她的戲碼有「春香鬧學」、「遊園驚夢」、「王魁負桂英」「金玉奴」等,想看看「董小宛」,我打聽了她下戲的時間,約好與她後台見面。

夜堣Q點鐘,國軍文藝活動中心擠滿戲迷,全神貫注的看郭小莊俏麗的花旦做表,聽她有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唱腔,前排座堙A有國畫大師張大千--郭小莊的「忘年知音」與他的夫人。唱腔告一段落,觀眾掌聲如雷「間奏」響起,這位梨園紅伶,已進入忘我之境。

我站在後台樓梯上,當「免費觀眾」。

隨著郭小莊邁向後台的細碎步子,觀眾又爆出喝采聲,張大千筆下的「小莊小友」再上場前,有廿分鐘休息時間。

這時,有人給她捧來一碗開水潤喉,她的父親過來與她討論得失,郭小莊趕忙問:唱得怎麼樣?她又說,這兩天感冒?嗓子有點啞,怕唱砸了。作父親的和藹的安慰她,可以了,能這樣唱就行了。聽他們父女對話,可以想出郭小莊有個幸福的家庭。

郭小莊邊喝水邊對我說了「抱歉,讓你久等了。」看她忙得那樣,該抱歉的是我。

廿分鐘轉眼去了五分之一,我扯出「雲門舞集」的話題,請她「言歸正傳」。

「我八歲入大鵬,到今年已唱了十七年的戲,對平劇,我是愈來愈喜歡……」

「簡直到熱愛的程度?」

「不錯,平劇已成為我的第二生命,沒有它,郭小莊就不是郭小莊了。」郭小莊將她純真、嬌美的感情注入唱腔、做工,沒有感情的戲,等於沒有生命。

對平劇的熱愛,促使郭小莊精益求精,不過,除了本份工作,最近她對林懷民的現代舞發生興趣,她,有心將崑曲的歌舞,融入「雲門舞集」的中國風味堙C

林懷民剛帶著「雲門」團員訪日歸來,日本藝文界對郭小莊舞出的崑曲「思凡」,大為讚賞,認為是古典與現代融合的展示,六月十三日隨亞展代表團赴韓參展時,郭小莊亦將在釜山表演思凡中的「拂舞」。

十七年來,郭小莊演過電影,拍了國語電視,但平劇則是她的「事業重心」,而「雲門」的現代舞,是她心醉的「喜好」,她「僅止於喜歡而已,不會加入其中的。」演慣傳統國劇,郭小莊是保守的、含蓄的。

飾演董小宛駕輕就熟
熱愛戲劇求教俞大綱

中國電視公司請郭小莊飾演「董小宛」,製作人魯稚子真找對了人,以郭小莊平劇的素養來演古裝電視劇,真是「駕輕就熟」,無怪提到「一代紅顏」,小莊就會笑瞇瞇的說:「演電視劇很容易嘛!」但若沒有十七年的苦練琢磨,這句話任誰也說不出口罷。郭小莊最大的長處是肯用功。她有今天,全憑這份執著。

大鵬十年的科班訓練結束,她先後扮演「紅娘」「花木蘭」「王魁負桂英」等幾齣名劇,年輕的河南姑娘拿出她正科出身的好身段,妙嗓音,一夕間震驚菊壇老前輩!他們一致認為,郭小莊是極有前途的花旦。那年,她十九歲。

轉瞬間,七年過去了,郭小莊豈僅是花旦!她的青衣、花衫、刀馬旦一樣唱做俱佳,如今,她已是大鵬劇團中少數「文武不擋」的頂尖旦角。

「學了這麼多年戲,我愈發相信『學無止境』這句話,到今天,我才懂點平劇的皮毛而已。」說到「皮毛」,郭小莊伸出小指與拇指,打個手勢,她的手指好纖細,好美。

「平劇太深奧了,為求深入瞭解,我每週要抽出兩天時間,到俞大綱教授家,聽他講解詩、詞,討論戲劇」,郭小莊的氣質不同於別的藝人,不僅是他的容貌清麗,而是她真有學問。

與她同齡的女孩,趁著青春年華,跳舞、趕時髦「及時行樂」,郭小莊卻整個投入戲劇堙A這幾年,更常為出國公演忙碌,她說「苦得多采多姿。」

大千居士送給她的墨荷旗袍,郭小莊只穿過兩次,這回到韓國,她不帶著去亮相,她說「我捨不得穿」。「張公公」送的厚禮,鼓舞她忘卻演戲的勞累。

在台灣,票友們多半是中年以上的,年輕人不欣賞平劇,郭小莊覺得很難過,她心埵釣滮j願望:一、鼓勵年輕朋友懂平劇,看平劇。二、盼望建一座現代化的國劇演出中心。

「一代紅顏」婺酗p宛有個多情的皇夫,真實生活堙A郭小莊忙得沒時間交男朋友,不過,有戲演,她不寂寞。

小師弟來通知她上場了,她站起來照照鏡子,夾穩鬢角的鑽石髮墜,她邀我再去看她演的「王魁負桂英」,我答應一定來。跨出後台門,月色正濃,前台鑼鼓聲響起了。(本報記者金琳台北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