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氍毹上
漫談國劇演員的:身段和表情
【自立晚報/冰人】
1976-12-11

國劇是一種歌舞劇,「有聲皆歌;無動不舞」。也就是在表達方式上,除了「歌」以外,還有「舞」的動作,來相輔相成,同時並用。所以古人有:「……歌之不足,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說法。國劇的說法是:「唱、念、做、打」或「唱、念、做、表」還有「手、眼、身、法、步」,都是指這些表達的方式而言。

演員用「唱」「念」(沒有音樂伴奏的「唱」)來表達劇中人的心情,或劇情的進展,如果還不夠明顯的時候,就同時或相繼用「眼」神、「手」勢、「身」段、「步」法、「表」情、「做」派來輔助或加強。而「打」也是舞姿的一種。凡此種種,都是表現的方「法」,來完成演戲的全貌。

國劇的表演原則是象徵性的,目的是一個「美」字。用「唱」、「念」來表達聲調的「美」,用「眼」神、「手」勢、「表」情、「做」派來表達形態的美,用「身」段、「步」法、和開「打」來表達姿勢的美。下面不妨用今天所刊的劇照,來舉例說明:

「拾玉鐲」的孫玉姣發現門前地上的玉鐲後,打算拾取,覺得這是他人之物,不好意思。放棄不取,回家關門,卻對玉鐲又留戀不捨,就在進門、還未關門之際,回身再注視玉鐲一次。於是低頭,用眼神和面部表情,流露出羨慕、喜愛、戀戀不捨,和打算佔有的心情。同時兩隻手臂環抱,身體稍微下俯,腳底下還踩著蹻。這個身段真設計得面面俱到,而郭小莊也表現得美妙絕倫。

「叫關」的羅成,咬破左手中指,盛血掌上,用右手中指蘸血修書,邊唱邊寫,而唱腔堨R滿了悲憤。劇照堨炊漭郎龤A中指朝上,表示血自中指指尖流向掌心,要保持掌心平衡,不使血流下去;右手姿勢是指罵元吉。戲臺上用手指示的姿勢,除了旦角用食指一指來指示外,小生、老生、花臉、小丑都用食指中指二指合併伸直來指,無名指和小指都拳在掌上,而大指按在無名指指尖上。羅成左腳踏在馬鞍蹻,右腿直立。從手勢、站立的姿勢,和淒涼的歌聲中,觀眾就可了解羅成修血書的心情與當時苦境了。而高蕙蘭也把羅成這個人物的性格和處境,表現無遺。

「打漁殺家」堙A蕭恩不但把小教師們打得有如落花流水,對大教師更是連打帶罵。劇照所示,正是蕭恩唱到「你本是奴下奴,敢來欺我?」一句,左手扯住大教師的耳朵,右手托髯口自況的情景。哈元章、馬元亮兩位都是斲輪老手,一位豪邁,一個狼狽,全部唯妙唯肖,各如其份。

舞臺上的開打也是用舞蹈來表達,所以敵對兩方,要做雙身段,有時還合作舞蹈,以增美姿。「虹霓關」劇照中,東方氏右手持槍刺王伯黨,上身前傾,被王伯黨接住,下身則右腿往後弓起,不但保持身體平衡,還表達出美的姿勢。左手持王伯黨槍的前端,也是配合右手高抬的姿勢美。如果要在真實戰場上,東方氏就不會多管閒事來替敵人拿槍了。楊蓮英、高蕙蘭兩個人,棋逢對手,功力悉敵,身段和表情,曼妙而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