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大鵬聯演 母女開茶館
真假王富剛 全看郭小莊
【華報/田航】
1972-05-16

今晚,已是大鵬這次公演的最後一天,「捲土重來」。至少又得三個月之後,所謂「最怕的是臨去秋波那一轉」,因此一般愛看老戲的觀眾們,都大有「依依」之感。

今晚的戲碼,是自「開茶館」起,直唱到「團圓」的全部「鐵弓緣」,又叫「大英杰烈」,這齣戲具有「花木蘭」、「戰金山」、「荀灌娘」,以及一般「花旦戲」之精華,所以是一齣幾乎可說十全十美的好戲,再加上由郭小莊來主演,無怪乎三天以前就都把票預售光啦!

看「花旦」及「刀馬」方面的戲,我一直認為惟這齣戲最難唱,其原因,就是能演好前面的「開茶館」,但卻未必能唱下來改裝以後的「小生」,尤其是那趟「蝴蝶霸」,若是工底稍差的便前功盡棄了,因之把這齣「大英杰烈」唱得毫無挑剔的,就當前說的話,郭小莊自是個中翹楚!所以,這齣戲,也得說是郭小莊的「看家戲」。

三十多年前看這齣戲的時候,「開茶館」那一場有很多「黃」詞。我說「黃」詞,可是站在當前這個「打腫臉充胖子」的時代而言的,其實,若就「戲」言「戲」,不但是談不上「黃」,反而應該說是「戲料」才對,試問:那種喁喁唧唧,摟摟抱抱,拉拉扯扯,乃至於「打凱司」的電影鏡頭,誰能說「那不是黃」?類此的鐵板鋼證,說起來能拉一火車,總而言之一句話:不欲對牛彈琴,便就少生這份閒氣了!

這齣戲的主角是陳秀英,卻絕不「一歪就歪」。不但具有堅貞的意志,而且具有英雄豪傑的俠肝義膽,大無畏的精神,雖歷盡千辛萬苦,終不與惡環境妥協,向惡勢力低頭,所以才能終完其志,就劇情而言,這「大」,「英」,「杰」,「烈」四個字,便得說是主角陳秀英的讚美之詞。

談到「大英杰烈」這個戲名固然說得好,但若再往深堿膍s一下,則似乎尚沒能把「孝」這個字「點」出來,是為美中不足。因為,唯起緣於乃父所遺留的那張弓,「誰能拉開便是她的小女婿」這一遺言在耳,永矢弗忘,所以才使得她對於能拉得開那張弓的匡忠,有了貞堅的愛,你能說那不是「孝思」麼?由於劇情中有著這樣一段因果索引,所以我對於徐蓮芝演「開茶館」那一場拭弓時的唏噓與飲泣做表,認為可圈可點。

唱「花旦」最難:第一要有細緻而逼真的做表,第二要有「呼之欲出」的劇中人刻劃,就郭小莊而言,其之所以受廣大觀眾的喜愛,就是對於戲有鍥而不捨的細心潛研,一絲不苟,而且對於所扮演的劇中人之性格刻劃,不惜虛心求教與私自鑽研,所以她才能裝龍像龍,裝虎像虎,但就這份「陳秀英」來說,遠在五天前她就開始紮起大靠來練,練,練,其實,這齣戲她並不是初演,這是越發證明她的虛心了,因之,郭小莊之有今日的聲望,可是全憑自己苦心得來的。這齣戲,「大鵬」予以全力支持,故所有的旁配都是一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