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人保守純潔 明星姿態浪漫
演員生涯平劇電影不同
如果選優劣還是菊壇好
【明燈日報/梁汝洲】
1972-07-10


她說:「演電影我並不厭惡,不過要有好的劇本和好的角色,否則我寧願賺少錢去演平劇。」

在過去的若干年,不少電影製片人紛紛向平劇界發掘新人,於是鈕方雨、王復蓉、胡錦、邵佩瑜、李璇……都搖身一變而成為電影明星,其間也有不少製片人把腦筋動向郭小莊,可是給她婉辭了。

她說:「沒有一個劇本是我喜歡的。」

這樣直到黃卓漢的第一影業公司要拍「秋瑾」找上了她,幾乎沒費多大功夫,她就一口答應了。

郭小莊說:「『秋瑾』是我一直所敬仰的革命先烈,有機會在銀幕上扮演她,我當然是樂於接受的。」

就這樣,郭小莊從舞台走上了銀幕。

目前她是空軍大鵬劇團的當家花旦之一,同時也是中視的基本平劇演員,然而,由於她的表演才華是屬於多方面的,先被中視安排主演電視劇「彩鳳曲」,繼而又在「萬古流芳」堿D大樑。

「在你的感覺上,究竟演平劇好玩兒,還是演電影好玩兒?」我問她。

「兩樣都不好玩兒。」郭小莊說:「我覺得兩樣演起來心情都好緊張。」

本來是學花旦的,現在郭小莊又在潛心學習青衣。

我不懂平劇,花旦、青衣我覺得兩者唱來,嗓門兒都是尖尖的,根本就分不出彼此。

郭小莊說:「在唱工上也許外行人難分,不過,在做工上一看便可以分出來。」她說:「青衣是屬於文靜型的,花旦則屬於活潑型。」

於是我想起了董芷齡的「蝴蝶夢」、「大劈棺」那種騷勁兒,一定是花旦了。

不料,郭小莊竟羞得滿臉通紅,大概是我所形容的「騷勁兒」在做祟吧。

不管演不演戲,郭小莊每天的功課都排得好緊,吊嗓子、練功夫、學戲……

郭小莊說:「平劇不同於其他行業,祇要稍微疏忽一點兒,唱起來就會當場撞板。」

「閒下來總有私人活動吧。」我說。

郭小莊說:「有時候看看電影,爬爬山甚麼的。」

「你比較喜歡那一種形類的電影。」

「甚麼電影都看。」郭小莊說。

「黃色電影也看?」我逗著她問。

這下子可把這位大妞兒給羞壞了,低下頭,良久良久沒有言語。

少說也有三分鐘後她才這樣說:「黃色電影,台北可沒有啊!」

「你這樣一天忙到晚,連男朋友也不想交啊!」我問。

「還早。」郭小莊這回卻出乎意料的沒有忸怩不安。她說:「我連考慮都沒有考慮。」

事實上,郭小莊今年不過廿歲,不交男朋友,的確還不能算晚。

對於未來的計劃,郭小莊似乎心無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