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女英豪觀後感
【華報/東郭牙】
1972-11-01

「在文化復興運動,求變求新的宗旨下,我們盡心力創作這齣富有生命力的國劇。」

右為「兒女英豪」演出的話之「結論」。這二語,洵不誣謬誇誕。

從劇本言,是變與新,從演出言,也是變與新。變與新在何處?曰:異于傳統者曰變,優于故習者曰新。觀眾據此而玩索之,必有得焉。

至言「富有生命力」者,初看頗覺不明,戲劇如何而言「生命力」?從何「有」之?然深思之而細觀之,確有。凡作品之長存而不朽者,它就是有「生命」了。「兒」劇是時代的產品,在倫理上它闡揚了孝親──為父報仇。在政治上,它顯示了抗暴──助傅(友德)攻滇。兩者皆足以垂範千古,此非「生命力」而何?

編劇者對此劇之處心積慮,皆在于表現時代精神──抗暴復國。啟示了青年兒女之正確人生觀,愛國與孝親。在結構上得「謹嚴」之訣竅。如安排韓貞娘住店面居于「樓」上,就是別具匠心之「謹」,使她與陳學甯蛫J而有曲折,且不落他人窠臼這就是「戲」,觀眾或有不及注意于此者,特為指出之。

尤其是劇情結尾是「貞娘歸韓貫,桑田彝倫之樂,陳學琤蝮悒珧農,偕賈逵同詣韓貫求婚,兒女英豪,終成美眷」。以時間關係,未能演出,僅留給觀眾之「想像」,殊為美中不足,下次演出,當必有此了。

在劇詞上,已有顯著的改進,不但雅俗共賞,而且意義深長,頗得激昂慷慨之趣,對于異族統治之殘暴,生民塗炭之悲慘,形容盡至。詞意高勝,以「載道」之文寫為劇詞,「富有生命力」也。

加之趙仲安先生譜腔,亦具「新變」色彩,他是專家,有此專長,今之李龜年也。近年來晚一輩坤伶新腔,多為其所授,無不「一鳴驚人」。他與俞氏合作,珠聯璧合,相得益彰。

現在且談演員,郭小莊在「兒」劇中劇藝又邁進一大步了,無論唱唸做表,益臻成熟之境,時釵時弁,允文允武實為旦角全材,由「小徐露」而至「賽徐露」了。此外如張安平之飾民女,戲雖不多,能顯「特長」。程腔程味之程度已深,不失為在臺小輩中程派之佼佼。

其餘皆為「硬配」,別人已有介紹,此不贅,綜觀此劇,乃遵循總統昭示「光復大陸,是我們堅持奮鬥的首一目標」而編演,教育與娛樂兼有了,實為成功之偉大創作也。吾于俞大教授,三折肱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