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小莊能延長古典國劇的生命嗎
【民眾日報/沈思思】
1981-04-30

郭小莊的「雅音小集」成立以來,目標指向推動國劇傳統的新生;她對國劇所作的改良和創新,真的能夠豐富國劇的內涵、延續國劇漸呈式微的生命,使之新生嗎?或是,她的作法其實是破壞了傳統國劇象徵藝術的本質,已經形成與古典國劇分庭抗禮的局面?

這些疑問,是「雅音小集」公演「感天動地竇娥冤」及「木蘭從軍」以後,就盤旋在人們的腦際,並且一次又一次地在有關國劇的討論的各種場合中,被提出來熱烈探討。隨著郭小莊將於五月七日起,在台北市國父紀念館演出「梁山伯與祝英台」及「楊八妹」兩齣戲訊息的傳出,又帶動起學術界討論國劇的熱潮。「中華民國比較音樂學會」於二十六日下午二時,在台北市「紫藤廬品茗中心」舉辦了「中國戲劇的展望」座談會。會中,台灣大學古典戲劇教授曾永義,在答覆與會者的發問時肯定地說:郭小莊所作,是可以延續古典國劇的生命。至於她採用現代科技,突破國劇舞台藝術的傳統,雖然遭到社會上部份人士的異議,然而於戲劇史上,她所作卻不是創舉。明代時,就有人嘗試用舞台變化的效果來強化演出的內容。

我國戲劇,深受說唱文學的影響,以詩為本質,與音樂、舞蹈緊密結合,而象徵的方式是它最主要的特色。不論那一劇種都是多源的,經齊如山訂為國劇的平劇亦包含有這些特質。平劇,不論在舞台的構築、道具的運用、角色的類別,以及言談舉止和服飾扮,無不表現著象徵的意味。平劇形成於清朝,在那時,它是吸收傳統,兼容古今。清代以降,社會在內外衝擊下,發生大變動,平劇因此無緣受到知識分子及藝術家們給予它更多的灌溉培育,它缺少進步的因素,某些方面藝術的表現還停留在粗淺的階段,以劇本來說,就常有文句不通的現象。發展到今天,平劇囿於形式,它既不能與當代中國人的生活相結合,它也不能表現出當代中國人的言行思想;思想內容的貧乏成了平劇的致命傷。眼見於此,有人就用決然的態度來看待平劇,認為它終將成為過去的藝術,變成古董被擺到歷史博物館或故宮博物院堙C持這種看法的人認為,與其耗費精力維護平劇,其結果不過是雕刻出一、兩朵花來,並不能使它再盛開,倒不如另外創造能夠表現出當代精神的新形式。平劇,被這些人宣判,它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但是,亦有人將平劇視為民族藝術,是文化寶藏,認為國人應該策動全力善加保存,使它免於消失、滅亡的命運。平劇是戲劇的一種,戲劇存在的主要條件是劇場、演出者和觀眾。現實的問題是,平劇在傳承上已經面臨了危機。平劇的演員和奏樂人員都相當缺乏。好不容易才培養出來的演員,常因故改行、棄演,或是轉往影視界求發展。奏樂人員的培養也是一大問題。老一輩的奏樂人員陸續凋零,同時這存在著以「不教」作為鞏固自己在國劇界地位的自保術。目前,各劇團的基層人員,過的是公務員的生活,但是待遇偏低而且缺乏保障。為了生活,他們不得不四處奔波兼職。如何照顧國劇人才的生活,使他們能夠安心地從事文化工作,確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

傳統國劇的本質是揉合音樂、文學、舞蹈、美術、詩歌,加以均衡的發展。能夠代表我國今天的國劇是什麼呢?今天的國劇,它的舞蹈成份是不是還如平劇堛滌囮@表現呢?對於這個問題,任教於淡江大學中文系的李元貞認為:發揚國劇,當從本質著手。國劇堛獄R蹈,要綜合現代中國人的生活、活動,轉化為舞蹈的動作。其他的成份,諸如音樂、文學、美術等,也要能表現出當代中國人的精神面貌。

「這是浩大的工程!簡直是要從無中生有!」

音樂家馬子民感嘆地說。馬子民堅決反對「動」古人的東西,也堅決要創新。年輕的音樂工作者明立國認為:認知的過程中,先要有經驗的基礎。我們年輕的一代,在認知過程中,缺乏對國劇的接觸和了解,如何奢談接受它?將它發揚光大?

「雅音小集」每一回的公演,都在社會上造成一股熱潮,之後隨著閉幕再趨於平靜。郭小莊的熱心推動改良平劇,間接地喚起大家來注意古典藝術。我們能讓傳統國劇自生自滅嗎?這是很殘酷,而且叫人難以接受。然而,是否有什麼具體的、實際的作法,可以保存或革新平劇呢?對於這個問題,曾永義教授建議,由政府文化單位出面委託學術機構來做保存、研究國劇的工作,它勢必需要工商界人士給予財力的支持。只有靠大家合作,為文化的傳遞工作盡一份力量,我國的國劇才會有展望。單靠郭小莊一年一度公演,在社會上造成短短幾天的熱潮,是不夠的。國劇,需要有豐富的參與活力,才可能延續並發展出新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