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第一「年」「欣」逢暴風雪
【民生報/劉晴】
1983-02-28

郭小莊頂著風雪,興致勃勃的到英文老師家上課,老師見到她,大驚失色。……這是三十六年來紐約最大的一次暴風雪!

不顧風有多麼大,不顧雪有多麼密,也顧不得路有多麼滑,郭小莊穿上她的白色捲毛皮大衣,戴上她的絨線帽,一個勁兒的,從她的公寓衝向屋外。

仰望著天空,雪飄落在郭小莊的臉上,她的身上,她的腳下。

百老匯大道,車輛密密麻麻,人們急急忙忙的在趕路,希望趕快趕回家。

只有郭小莊,她從家媕Y跑出門,欣賞這大自然的美景!

佇立在街頭,眺望著遠方,白茫茫的一片。

她終於盼望到這時刻,這大雪紛飛的日子。

來自亞熱帶的郭小莊,陶醉在漫天飛舞的雪花中。

不知過了多久,郭小莊費了好一陣工夫,才抖落了她身上的雪花。

踏著積雪,郭小莊在巴士站等候下一班公共汽車。

當郭小莊出現在她英文老師的家門口,那個中年美國太太先是大驚失色,繼而大喜過望。

老師連聲稱讚郭小莊,對小莊的學習態度和精神頻頻叫好。

上完了課,走出老師家門,雪更大,風更急,郭小莊不僅毫無畏懼,相反的,她盡情的享受這大自然的美好景色,希望把這次大風雪的情景,牢牢地在她腦子堹d下深深地印象。

雪隨著狂風襲擊著郭小莊,街頭的行人已經稀少了,公車在雪地中掙扎著行駛。

郭小莊心埵b想:「踏雪回家吧!」

眼前是朦朦朧朧一片,什麼也看不見,連百老匯大道的路燈,也變得朦朦朧朧的,像是螢火蟲似的,只有那麼一丁點光亮。

太晚了,踏雪回家嗎?郭小莊雖然有這份興致,有這份情趣,但是,她猶豫了!

在猶豫的剎那,一輛公車停在路邊的公車站,不容猶豫,不容考慮,郭小莊跳上了公車。

車上的乘客,零零落落,不像往日那麼擠得滿滿的。

郭小莊從車窗望向街頭,依稀望到幾個人影,在與風雪搏鬥。

公車的速度比平常日子要慢得多,郭小莊的家,距她英文老師家平常只需卅多分鐘,但是這次足足走了一個小時。

回到家堙A郭小莊意猶未盡,她站在公寓的窗前,靜靜地欣賞越來越急,越來越猛的這場大雪,直到夜深人靜。

第二天大早,郭小莊揹著她的雪橇,穿上全套滑雪衣裝,拉著她的妹妹郭玉瑜,準備出門滑雪,她一腳踏出公寓門口,啊!雪好深的到了膝蓋上哪!

軟綿綿的雪,一腳又一腳的,真是寸步難行呀!

郭小莊勇氣十足,好不容易,找到一塊適宜滑雪的地方,放下雪橇,郭小莊過起滑雪的癮頭來。

天上仍在下著雪,氣象報告說,中午雪會停下來。

那天正逢農曆年除夕,一位住在長島的朋友,老早就約好了郭小莊,到長島吃年夜飯。

中午,雪真的停了,下午四點多鐘,郭小莊搭著友人的車,直奔長島。

一路上,不知有多少拋錨的車輛,也不知有多少車子埋在雪堆堙C

本來車如流水的長島快速道上,只由推雪車開出一條窄窄的可通行的車道,道路的兩旁積雪堆得比人還要高。

長島快速道上往日的旖旎風光,已被皚皚白雪掩蓋,樹叢中、樹幹上、樹梢頭滿積著雪。

「好美啊!」郭小莊不停的嚷嚷。

當郭小莊抵達長島友人的家堙A已經是萬家燈火的時刻。

好朋友聚在一起,話題集中在這場大雪上。

一個朋友說,她的弟弟昨夜被風雪阻在路上,在汽車上過了一夜。

另一位朋友說,他被阻留在一家餐廳過夜。

郭小莊這才警覺到,昨天晚上趕到英文老師家上課時,老師驚懼的原因,「好險啊!」郭小莊回想起來,仍心有餘悸。

「這是紐約三十六年來最大的一場暴風雪!」一位年長的美國友人說。

邀請吃年夜飯的男女主人,對客人們冒著風雪後的崎嶇道路,趕到長島相聚,深感難能可貴。

一盤又一盤的中國菜,香噴噴的,郭小莊吃得好開心。

餐後的娛樂節目是擲骰子,郭小莊過去沒有玩過,這會兒也興致勃勃的加入陣營,同大夥兒玩起擲骰子來。

午夜了,郭小莊搭著友人的車,離開長島,回到她曼哈頓百老匯大道上的臨時香閨。

雖然身居國外,郭小莊仍然遵照在台北家堛熙W矩,同她的妹妹設上香案敬神。

大年初一,正逢星期假日,郭小莊邀了朋友,滑雪去也!

這是郭小莊第一次遠離家門,在國外過中國新年,挺開心的嘛!

更難得的,也是讓郭小莊永難忘懷的,她親身體驗了紐約三十六年來的暴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