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負了焦桂英
【中國時報/葉錚】
1977-09-13

俞大綱先生改編的平劇「王魁負桂英」在前些日子又演出了。這齣戲幾次演出,給人的印象是全劇演員賣力,燈光變幻高明,唱辭及動作優美,效果頗佳,可說是近年來很具水準的戲,對於戲劇本身,我不擬多說,我坐了兩個多小時,仔細看完這齣戲,最大的收穫,卻是這戲的內容在不經意之間透露出的一些消息:由王魁和焦桂英兩人身上,我們可以看出中國昔日女性的某些心理,與過去某些男女之間悲劇的原因。

「王魁負桂英」的故事,大意是說王魁上京赴試不中,盤川用盡,流落他鄉,在一個雪夜被妓女焦桂英收容。桂英愛惜王魁的人才,對他百般照顧,並以身相許。三年後王魁再度赴京考試,一考而中狀元,得意之後,嫌焦桂英出身微賤,另娶韓丞相女為妻,而以三百兩銀子及一封休書,派老僕王興交給桂英,桂英得書,哀怨絕望,獨自到她和王魁分手時盟誓永不分離的海神廟哭訴,然後自縊。王興回京,把焦桂英的消息報告王魁後,辭主而去。王魁受此刺激,一夜在書房讀書時,忽見桂英(實為其鬼魂)來找並哀求收留,王魁不念舊情,拔劍欲逐殺桂英,誤傷自己而死。

「貌美如花,命薄如紙」的女主角「多情女偏遇薄情郎」,是我國戲劇,小說堭`見的題材。這個劇本最後安排王魁心生幻影,刺死自己(或依舊本死於女鬼之復仇),給人的第一個感覺是惡有惡報,大快人心;也是對男性的一種警告與勸戒,所謂「舉頭三尺有神明」,千萬不可玩弄感情。然而如果更深一層地去玩味,卻不難由此發現古代男女之間感情悲劇的一些本質。

中國古代女性生活的圈子比較窄,社會對她的希望和她個人所可能獲致的成功,比現在小,而且性質也大不相同。傳統社會堣@個「理想女人」,必須具備某些特質,像「三從四德」,溫馴謙恭,貞潔不二,會洗衣燒飯,料理家務,加上會生男孩,可說是「積極條件」。此外,她還不能具有某些性格與行動,像嫉妒,在家埵釣k人,基本生活不成問題的時候拋頭露面,在外工作等,可說是「消極條件」。小戶人家自不必說,即使是大家閨秀,固然要識字,但理由在配合其身份,而不在希望她們研究學問。婦女們所要做的,只是從男人手堭給L錢來,量入為出,好好過日子而已。

因為社會對婦女的希望如此,所以輿論與婦女教育也大抵如此,久而久之,絕大多數婦女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她們一生最好的歸宿,是嫁個有權有錢,而又愛她的丈夫,她們一生最大的期望,是養一個(多些更好)又孝順又肯上進的兒子,然後靠丈夫或兒子,得到「夫人」、「太君」一類的封號,鳳冠霞帔以終老而已。也就是說,社會上絕大多數的女人都把一生的賭注下在一個男人身上,這是一種悲壯的孤注一擲,也是一種命定的安排。女人的退路像出家、守寡等雖然不是沒有,但太過淒涼,是必不得已時的下策。「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寡婦死了兒子--沒指望了」等俗語,正是上述情形的寫照。

至於男人方面,情形又不一樣。男人對女人的需要,以家庭、性、與愛情為主,家庭是指社會地位,正常的生活,下一代,和責任感與歸屬感;愛情則為一種浪漫的氣氛。想把這些要求集中在一個女人身上,的確不易,可是在古代納妾、蓄婢,與高水準妓女都存在的社會堙A有權有錢的男人可以在不同的女人身上分別得到前面三種東西。他可以娶一個門當戶對的千金小姐作妻子,另找一個或幾個嬌娃解決性的問題,再與有名的「詩妓」互相唱和,「俠妓」互相標榜,於是心滿意足。「金瓶梅」埵隤爧y的眾妻妾,就是一個很接近的例子;太太吳月娘代表家庭、潘金蓮是性,李瓶兒和某些妓女則是浪漫的愛情。

現在讓我們回到王魁和焦桂英這堥荂C焦桂英身淪煙花,其社會地位可謂低到不能再低,但她有心向上,立志效法那些在社會上享有最高評價的「好」女人。於是這年冬天,當她發現所救的竟是一個滿腹才華的讀書相公時,她對歸宿與成就的期望一齊顯露。把王魁調養好了以後,才不惜洗盡鉛華,陪伴他三年,並資助他上京趕考,滿以為可以跟他白首偕老,鳳冠霞帔也有希望,一腔癡情投向王魁,她是把自己整個賭上去了。

再看王魁。王魁之負桂英,乍看其原因,無非是喜新厭舊,見異思遷,且想利用婚姻作為平步青雲之路,不願有個妓女出身的太太而已。但如果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則王魁與焦桂英的關係,可以分為兩段。起初他是不幸的落難者,她是好心救人的善人而已,以後才發生愛情、性、和誓約等事情。王魁在饑寒交迫的時候,自然需要他人的援手,接受焦桂英的救助,並沒有錯;但以王魁的聰明,應該不難看出焦桂英對他的希望,而這種希望,是永遠也沒有辦法和王魁,也就是上述男性對女性的三種需要相合的--她不能作他正式的妻子。所以,王魁之「負心」是一件無法避免的事,他的錯,是不該在身體復元後仍然偷懶,飽暖思淫欲地在焦家多住了三年。

看過這齣戲的人,尤其是男性觀眾,可能對戲媯J桂英的怨毒太深,最後致王魁於死的「心胸狹窄」有些微辭,但如果我們瞭解焦桂英對她的前途由希望、失望,到絕望的心路歷程,我們就可以釋然了。假使你的心腹伙伴把你辛苦經營了三年,眼看就要名成利就的公司一下子倒掉,還負債幾千萬,你是不是要找他拚命?

很幸運的,隨著時代的演進,這樣的悲劇總算一天比一天少了。現代的女性,多數雖然仍以相夫教子為重,但也多半受過教育,有基本的謀生技能。所以,在男人身上的賭注固然可以繼續下,但一旦發現手風不順,有被對方坑掉的危險時,至少可以站起來不賭;而把多一些的女性人力用在直接的生產與建設上,也比讓全國的女人整天化妝打扮、吃吃零食、聽些流行歌曲、看些言情小說要好。

在這個社會堙A每個人都有向自己喜歡的異性表示愛意的權力,男性如此,女性亦然;存著以「今之潘安」、「唐璜再世」之心遊戲人間的人,最後終將陷入道德的窘境,說不定像王魁一樣,毀了自己。我們的社會畢竟保留了一些傳統的觀念,如焦桂英一樣善良、癡情,但不瞭解這些狀況的女性還是有的。

也許,我們該再想想:到底誰負了焦桂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