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一個「角」 「扈家莊」震驚劇壇

有了「馬上緣」這次的傑出成績,蘇、白兩位老師對這位高徒,也有了充分信心,於是精心主排大鵬名劇「棋盤山」,仍然是薛丁山的故事:妹妹薛金蓮押糧過棋盤山,為霸山為王之竇一虎所劫,薛丁山乃率兵親征,竇一處之妹竇仙童武藝高強,親自下山迎戰,因見其一表人才,心生愛意。全劇武中有文,戰中有情,實與「馬上緣」情節類似,但在造型及演技上,郭小莊已有演主角經驗,因而特別細心考究,扮相、嗓音、身段、做工,都把竇仙童一角演得靈活俏麗。

此劇在排演之時,指導老師費心教練,郭小莊也特別對角色深入了解,由於竇仙童唱腔不多,只有一段二六和流水,所以她勤練著,要把它唱得美妙悅耳。這角色的做表與說白,分量甚重,她深具信心能夠發揮所長,把刀馬旦戲的活與武功的巧,完美的呈現在舞台上。她和薛丁山開打的那場戲,她要求自己動作矯健,表情細緻,見出武功,見出情意。她日夜演練,不敢鬆懈,幾乎已在生活中化身為竇仙童了。

正式演出時,台下擠滿了觀眾,郭金河夫婦也早早坐定,他們從頭到尾專注的看著愛女的表演。郭小莊的扮相好,工架美,唸白甜媚,台風之大方,亮相之邊式,較之「馬上緣」又進一步,明顯已具大將之風。郭金河看過多少梨園名角的演出,也幾乎見識過每一名角的絕藝,怎會不知這些名角的特色是什麼?出場的吸引力是什麼?全身所流溢出來的那股精神是什麼?能贏得觀眾如醉如癡的力量是什麼?從年輕時候就是戲迷的郭金河,他的大半生,除了喜愛大自然,就是喜愛聽京戲,他內心深深的明白什麼是「名角」,但他從未對女兒說過,避免給女兒過重的壓力,一切靠天分,一切靠機緣,一切靠自己的努力。

其實,這天晚上來觀看郭小莊「棋盤山」的劇評人,也都一致肯定她的俊秀表現,咸認劇壇出了一顆新彗星,真的是一個「角」。

「棋盤山」成了郭小莊一份最好的成績單。她從劇校畢業,進入了劇團,由學生成為一名專業演員,她的內心堭起複雜的漣漪,有歡喜,有恐懼,有自傲,有心虛。離開了學校,她猛然感到長大了,今後得一切靠自己了,在未來漫長的表演生涯中還得學習再學習,如果真要在這一行中出人頭地,在國劇舞台上成為一個躍升而起、令人目眩的名角,而今而後,已經不再只是流汗和苦學而已,那身體基礎的嚴酷訓練,已經過去了,如今要充實的是內涵,包括如何增加一般的學識,文學的、哲學的、社會的、藝術的,乃至於生活的修養,這都會提升一個演員的素質。

她從劇校畢業進入劇團的這年,才十五歲而已,實在還是少不更事的年紀,但心堛熒P覺卻是成熟的、懂事的,也許和團體生活有關,過早的獨立生活,促成了一個人的快速成長;到了劇團,她更知道一切都要依靠自己。那時她的演出機會大增,有時擔綱演主角,有時上台跑跑龍套,她學會拿捏分寸,更學會如何和人合作及尊重別人。她雖然話不多,卻認真的在心媃[察和學習。劇團中最讓她興致盎然、難以忘懷的事,就是勞軍演出。

勞軍表演都要到外地去,大家乘坐的軍用大卡車,都是木料硬板凳,經過長途行駛,眾人都被顛得痛麻不堪,有好幾分鐘站不起來,也坐不下去。有時到金馬外島勞軍,都是坐船前往,遇著風浪起伏大的時候,大家常會忍不住吐得四處都是,甚至吐得四肢乏力;但船登泊岸邊時,兵士已在熱烈歡迎,大家只好強打起精神,立即粉墨登台演唱。更有趣的是,勞軍場次非常密集,有時一天要趕三場,為了節省時間,化好的菑D至全套行頭,都穿戴在身,來不及卸裝,就趕赴下一場。吃飯時間,也還是濃妝豔抹的拿著便當,辛苦的吃著,但大家心堛熒P覺卻是快樂、新鮮,不同的演出方式,讓他們嘗到另一番不同的滋味。

每當劇團一有空暇,郭小莊就到淡江文理學院去聆聽俞大綱講授詞曲。俞大綱教授是我國著名的戲劇家和文學家,他熱心提攜後進,又偏愛皮黃崑曲,每次國劇公演,他和夫人都是座上常客,國劇界對其學識至為尊敬,郭小莊也仰慕其學識而前往淡江聽課。

這時蘇盛軾老師也特別對郭小莊私授「扈家莊」一劇,這原是當年徐露的成名之作,現已久未有人演出此戲。蘇老師眼見小莊資質俱佳,已成氣候,於是把拿手絕活傾囊相授。

「扈家莊」的女主角是一丈青扈三娘,只有武工相當好的旦角才敢勇於嘗試,郭小莊根基紮實,她每天勤練紮大靠、插翎子、戴護心鏡,全副披掛的演練武藝,而且勤練「走邊」,還有「耍翎子」和「左右臥魚」等動作。她廢寢忘食,一練三月,心情極其緊張,因為這是她第一次公開賣票唱大軸的演出,精神負擔確實沈重。

這沈重的負擔到正式公演之夜,全場滿座,她在驚喜中隨著急促的鑼鼓聲上場,才出得場來就轟出了一個「碰頭好」,喊聲如雷。她眼睛迅速向台下一掃,只見台口擠滿了攝影記者,鎂光燈閃個不停,後面觀眾叫囂著要他們讓開,郭小莊置身在這樣的「大場面」中,急忙內斂收神,專注演戲,唱排子「醉花蔭」邊唱邊做,高度發揮了「無聲不歌、無動不舞」的國劇特色。執戟握鞭的邊壩子,以及拋馬鞭、耍單戟、跑圓場,滿溢英武之氣,唱工又清脆甜美,小小的郭小莊在舞台上,已和一丈青扈三娘合而為一,她的一唱一舞,一靜一動,完全吸引著台下觀眾的情緒。

郭小莊再次展現她的功力,事實證明,她的確是成功了。劇壇經此震撼,肯定了她的佳績,承認了她的確是個不折不扣的「角」。

對小莊來說,更高興的是俞大綱教授看了她的戲,非常讚賞,特別到後台來看她,直說她是一個可造可塑之材,要她在淡江聽課之外,也可以到家堥荍銗L。從此,小莊經常到俞府走動,恭謹的聆聽著俞教授談文藝、談美學、談人生,信手拈來,隨興而談,內容充滿了新意,充滿了哲理,充滿了對小莊見識思想的啟發。

就郭小莊整體的表演生活而言,從進大鵬劇校到畢業後入大鵬劇團,從學生實習演出,到正式主演馬上緣、棋盤山和扈家莊,贏得國劇界的嶄新評價,奠定她今後的主角地位,這一時期應是她表演生涯的第一個階段。

而追隨俞大綱教授學習,從俞教授的講學、傳道、解惑乃至對於生活觀察、藝術欣賞、學識範圍的擴大,厚植了內在對於人物演技的體認,整整十年受到俞教授的薰陶教誨,這一時期應是她表演生涯的第二個階段。

在第一個階段的表演生涯中,她接受國劇的基礎教育,唱做與肢體訓練,所花費的時間比別人多,所痛下的工天比別人深,「一分耕紜,一分收穫」,因而得以嶄露頭角。

第一個階段的歷程,對她往後表演生活的發展,影響至為重大,最明顯的有下列幾點:

第一、她學習花旦、刀馬旦,兼及青衣,苦學的結果,使她演戲的路子較別人寬廣。

第二、她的做表細膩娟秀,且能把握表現主題,如扈三娘一角,既不是山寨女大王,也不是官府女將軍,而是一個不畏強權的女莊主,郭小莊把握角色身分,演來恰到好處,令人激賞。

第三、基本功紮實穩厚,身手敏捷靈巧,尤其刀馬武工,肯痛下決心苦練者,實不多見,這更可看出郭小莊的自我嚴格要求精神,她後來之受電影界和電視台的重視,並應邀主演,都與此有關。

第四、良好的唱做基礎以及矯健的身體訓練 ,是她日後改革國劇的一股支撐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