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梁祝」.引進國樂新伴奏

雅音小集演出第三部戲,是孟瑤新編的「梁山伯與祝英台」,在民國七十年五月七日至九日於國父紀念館演出。這一年一度的大戲,依然未演先轟動,的確是國劇界的一個異數。

歷經了「白蛇與許仙」、「感天動地竇娥冤」的風波之後,雅音在籌演「梁祝」的日子堙A是出奇的風平浪靜,使得郭小莊更能集中精神於創作上。而國畫大師張大千經過「竇娥冤」,對於雅音更加關心,因而在「梁祝」籌備期中,他讀了劇本,就建議把書僮「四九」及丫鬟「銀心」的名字,更改為「事久」和「人心」,一方面是川劇有此叫法,一方面是「事久知人心」有其涵義,雅音就照著在演出之時,把原本的俗稱予以正名。

張大千還為梁祝戲服費心設計,他老人家認為京劇服裝特色,在於鮮豔與華麗的色彩,和臉譜繪工緊密配合。一般戲服講究繡工,從領子到前後身,都密集的繡花,看來光彩奪目,在「梁祝」中應可有所創新,因此他建議以淺色為主,以求在素淨中見出淡雅風格,達到清亮的色彩效果,郭小莊欣喜萬分的接受。於是張大師開始忙碌了,完全投入「梁祝」的服裝設計中,他蒐集了各種美麗的花卉,蝴蝶蘭、百合花、海棠花、荷花、茶花等資料,再用工筆或圖案繪製設計圖,做為行頭上的花飾。

這時郭小莊也立即請來了經驗豐富的戲服師傅任玉銓,他也攜來了多種淺色軟緞,在大千伉儷的精挑細選中,選用了粉紅、淺藍和白色三疋料子。張夫人惟恐製作師傅不能了解大師所繪的情意,還親自依照實際使用尺寸,揣摹成精細繪稿,再三叮囑如何刺繡,以便能達到大師要求的效果。

果然,由於傳統國劇戲服色彩濃豔,數百年來觀眾已看習慣,如今在「梁祝」劇中的戲服,忽然顏色變得清淡,線條簡單,圖案素雅,別有一番風味,因而也就格外引人注意,顯得格外好看。

張大千同時又為郭小莊要用的摺扇和圓扇繪了畫面及題字,因為祝英台女扮男裝,這是她第一次演扇子生,摺扇成了她重要道具。大千居士親畫扇面,確是非常珍貴,而且他還提供潑墨山水畫,以供舞台布景映襯之用。由於張大師的熱心參與,使「梁祝」籌備工作,更充滿了熱情。

「梁山伯與祝英台」是家喻戶曉的愛情故事,他們浪漫的愛和悲悽的美,是千古以來,人們所傳頌和感動的傳奇,把這戲全本新編上演,雅音所希望的是要有創新,不論形式或內容,都能嘗試著一股新生代所激起的「活力」。郭小莊對梁祝非常喜愛,早年就對轟動一時的電影,一看再看,黃梅調已能琅琅唱出,她覺得戲好,但音樂動聽也非常重要。

她對「梁祝」音樂有了新構想,她想把國樂引進國劇中,且在這劇埵足陘@個主體。過去在「白蛇與許仙」或「竇娥冤」中,國樂雖首先被應用進來,但那畢竟只是配合著文武場音樂而已,這次她要大膽的正式重用國樂,和文武場產生同等重要的分量,也就是說梁祝將有大量的國樂來伴和。郭小莊專誠到台北市立國樂團去見音樂家王正平,把自己的心意做了說明,王正平興奮的表示可以一試。於是她請了鼓王侯佑宗、琴王朱少龍和王正平詳細的計議、規畫,如何才能把傳統文武場音樂和國樂融成一氣;同時,國劇編腔也能和國樂新編的伴奏曲匯為一體,大家都為這新的實驗感到雀躍不已。

王正平率領了市立國樂團六十人的大樂隊,來參加梁祝的伴奏演出,這是國劇史上前所未有。原先這浩浩蕩蕩的一支隊伍是安排在台上演奏,但他們占住了大塊空間,再加文武場,演員表演場地變得很小,於是只有特別在舞台前走道上築圍出一個臨時「樂池」,供他們演奏之用;而文武場則仍依著老規矩坐在台上,但卻形成了王正平和侯佑宗兩位指揮,因而在事前他們一再協調取得默契。說來這是非常不容易的事,尤其侯老德高望重,依然有一顆求新求變之心,很令雅音人員感動,無形中也激勵著雅音的進步。

由於國樂的「參與」,成為了這次梁祝的另一個創新特色,在「十八相送」一場,完全使用國樂伴奏,所有唱腔都由王正平新編,這是很有創意、很有勇氣的做法。在演員唱腔之外,並有三段幕後齊唱,嶄新嘗試,令人欣賞。另外,對於戀人惜別、呈現愛意的氣氛釀造上,國樂發揮了它的功效,展現了國劇音樂的新境界。

梁祝的又一個創新特色,是郭小莊在導演上運用了電影手法的處理:那一場適婚死別,在聶光炎的布景和燈光設計下,把一個舞台分劃為二個場景,這也是國劇前所未有。一雙愛侶分別在二個場景中演現,以燈光明暗來做示意,造成一股對比的戲劇張力,強烈的敲扣著觀眾心扉。這邊山伯病重,那邊英台欲嫁;這邊山伯已死,梁母哀泣;那邊英台允婚,祝母喜慶。郭小莊再三的運用電影短鏡頭的跳接,在戲中以短場面的交錯表現,來產生人物與景況的對比,達到悲與喜、死與生的強有力效果,這種導演職能的積極經營,的確對已顯現老疲神態的國劇,注入一澗清泉、一股活水。

結合了文學、音樂、美術於一堂的「梁祝」,在郭小莊的心底深處,或許有著另一層的想法,希望創造一個新的中國歌劇的演出形式:當「梁山伯與祝英台」宣布開演,國樂已輕柔的奏出了序幕曲,優雅感覺,很見新意;接著音樂由甜美而轉為哀婉,襯托出了愛情轉變的過程;而後白色大幕緩緩升起,祝英台出場,顯然的,她的用心和用功,都能獲得大眾的認同和喝彩。這齣戲一演三天,獲得了連連好評,門票早就預售一空。雅音這三年連接上演的三部戲,其所受觀眾熱烈歡迎的情景,已是近三十年來國劇難得一見。雅音經過了這三部戲的考驗,已奠穩了基礎;郭小莊在體驗了逆境與順境的人生歷程後,也真正的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