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大都會.百老匯舞台沉思

來到世界第一大都市紐約,郭小莊還來不及看清這個大城的面貌,就先急忙的向茱麗亞音樂學院報到入學。等到她一切安頓妥當,從食宿交通到選課就讀,都進入安定階段之後,她這才利用沒課的時間和周末假日,慢慢的開始認識紐約。

在她的感覺中,紐約就像一本巨冊大書,內容包羅萬象,粗略的瀏覽一遍,就覺得熱鬧、博大,幾乎什麼都有,待細心的品味紐約的精華後,更覺愛不釋手。她在這裡求學的一年當中,最愛去的地方是百老匯、第五街、公園大道和蘇荷,經常流連忘返。在百老匯和外百老匯看表演,是她在茱麗亞學習生活的延伸;而蘇活的創意藝術,充滿了特殊風格,一再的衝擊著她內心的創作熱情。

紐約不僅是個多種族的現代城市,同時也集結了各個種族的文化,舉凡音樂、舞蹈、戲劇、文學、電影、建築、美術,都有展演的空間。紐約多元文化藝術的饗宴,讓郭小莊深覺美味無窮,在這樣的藝文環境中浸沉受洗,領略紐約文化的獨特風韻,影響深刻。

百老匯與外百老匯,從時代廣場附近到第九大道,再延伸五十三街一帶的戲院,都有郭小莊的足跡。她先後看了約一百多場各式各樣的演出,不但拓寬了藝術視野,更豐潤了藝術細胞。她印象最深、最鮮明的有:伊麗莎白泰勒主演的「小狐」。歌舞劇「奧克拉荷馬」和「歌舞線上」、音樂劇「艾薇塔」和芭蕾舞「睡美人」等。

其中最讓她感動不已的是「艾薇塔」(Evata)。這是描寫阿根廷一位奇女子的遭遇,她從風塵中掙扎而來,伴舞伴歌,到成為總統夫人,受萬民愛戴,充滿傳奇和活力。郭小莊連續觀賞了六遍,每一遍都有不同感受,她看著舞台上女主角的演出,每一遍都在心底翻騰著,並不斷比較中國戲劇和艾薇塔之間的差別。散場後,她不斷的回想艾薇塔動人的歷程:為生活而要博人歡心;為未來而要力求上進;為尊嚴而要提升修養;為國家而要奉獻一切。一九九六年,這個故事還拍成電影「阿根廷!別為我哭泣!」由瑪丹娜主演,轟動一時。

那時,郭小莊也正在籌劃著雅音小集的未來:一旦自已從茱麗亞學成,返臺時,雅音應當選什麼題材表演?如何演出?要有什麼新的表現?她感到這趟遠來美國取經,對她自己的未來發展,確實構成一股看不見的壓力,這壓力已沉沉的堆積在心頭。在此時,她一再的觀賞了艾薇塔,女主角從開始的卑微,逐漸的激奮,到最後的昂揚,那人物活生生的跳躍在她心坎上。終於,她選定了雅音要演出的新戲,那就是「梁紅玉」。

梁紅玉和艾薇塔有著非常相似的身世,她命運坎坷,歷盡滄桑,終於遇見知己韓世忠,成為大將軍夫人,為社稷而上戰場,協助退敵,受到百姓的讚頌,是一位充滿傳奇和活力的時代女性。郭小莊在美國選好題材,立刻以行囊中「梁紅玉」的初稿為本,開始蒐集資料,研究表演的方式。可以說,百老匯真的影響著雅音的發展方向。

百老匯另一吸引郭小莊視線的,是它的現代化舞台裝備:幕啟之後,整個寬敞的舞台,除了布景和道具,其他全屬於演員的。這不僅讓她眼界大開,也令她心花怒放。在傳統國劇的演出上,舞台並不全屬於演員,文武場樂團也在舞台上占有「一塊之地」;就表演場景而言,演員是和樂師合用一個舞台,這和演員完整的擁有一個舞台,可以全然的伸展揮灑,擴大表演空間,意義上是大大的不同。郭小莊心中的熱浪一波一波的呈湧著,身為一名演員的那種激情感受,難用語言來描述。

現代劇場的概念,就是把舞台還給表演者,而另在台下設置樂池,音樂指揮和樂團在樂池中演奏,讓畫面與聲音,各有表現的獨立空間,又能和諧統一演出。在她的觀察入微之下,也領悟到迅速轉換的布景、升降及旋轉舞台所帶來的確實俐落,會使場景更多變、更細膩,對觀眾而言,更增加了可看性。例如直升機的大道具可以降落在舞台上,這確是造成視覺的震撼,再配合電腦音響效果的運作,現代劇場的藝術性和科技性已做了完美的結合,既能享受心靈的美感,而且在視聽上也能享有科技所造成的撼動和快感,極盡視聽娛樂之能事。

在百老匯舞台之外,無線電城也是紐約著名的表演劇場,郭小莊同樣一去再去。這裡非常寬大,人潮洶湧,因為它同時可看一場舞台表演和一場電影,兩場都看的話,大約在四個小時左右。最能給她特殊感受的是進門之後,富有情調的燈光,低柔可人,沿著旋梯下樓,只見高大的黑色裸女雕像聳立,走廊上散放著鬆軟的大沙發,供人休息,並有大型電視可看,設想周到。真正走入劇場,一座巨大舞台相當醒目,寬銀幕、厚地毯、絲絨沙發座位,舒適的設施,讓人覺得非常享受。通常的舞台秀都是媚俗的大腿舞,眾多佳麗在燈光、布景、服裝及音樂的烘托下,顯得活色生香。她對於「美國百歲」的大型豪華歌舞秀,一直留存著美好印象,尤其是幾十名歌舞女郎分別從舞台兩側的幾道布幕缺口跑出,顯得聲勢盛大,把整個場面氣氛,映襯得熱鬧無比。

舞台秀演完,接著放映電影,精心挑選的名片,引來很多影迷,由於無線電城票價低廉,場地又大,設備又好,早成為紐約的一個觀光點。

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是郭小莊最嚮往的地方,它真是一個巨型藝術寶庫,號稱展覽品超過三百萬件,整座博物館占地達四個街段,館大物多,人在其中,心曠神怡,目不暇接。她有好幾個星期日都專程前來參觀,見識了巨匠梵谷、莫內、雷諾瓦的經典之作,見識到廿世紀的雕塑、繪畫、織錦、民俗工藝等現代藝術之美。最令她久久難忘的是,父母牽著小孩,有的還推著嬰兒車,在館內漫步覽賞,怡然自得,看了令人心動,雖然小孩還不懂得欣賞這些珍藏,但從小就感受文化薰陶,對於身心健康的發展,一定是大有助益。美國之能成為世界超級強國,除了經濟富裕、政治民主和社會自由之外,文化廣博也是重要的因素。

曼哈頓是紐約的心臟地帶,是集合文化、商業、生活的精華所在,更是遊客購物必到的地區。郭小莊也常來這堻}街,因為這媕釵竟犰部A尤其第五街上名店林立,高樓大廈建築優雅,她悠閒地漫步其間,欣賞著建築之美,也欣賞著百貨公司的櫥窗設計。平常她在上課、觀劇、筆記、作業,一連串的讀書學習,心裡確是充滿了重壓,總覺得胸口填塞得滿滿的,連呼吸都感到急促,只有徜徉在第五街,看著來往的紅男綠女,整潔、英挺、打扮入時,就好像全世界的漂亮人兒,都出現在這裡,使得郭小莊一陣舒暢,內心湧起一份甜美之感。而街道旁的 Tiffany's 珠寶店、Gucci名牌服飾店、Steuben水晶店、Sak's 大百貨公司,每家名店都是琳瑯滿目,美不勝收,她有時入店購物,慢慢細看,總得花上幾個小時;有時她則保持輕鬆,入內走馬看花,了解有無新品上市,雖然如此,也得花個一、二個小時,因為店大貨多,每件每樣總是精緻細巧,令人愛不釋手。

在紐約最讓郭小莊興奮的事,就是對於時尚流行資訊的敏銳感受。她從第五街,從世界最大百貨公司的 Macy's,從各家名牌所舉辦的服飾展覽演出,從時裝雜誌的報導,吸收到了流行的新訊息,而且用功去分析流行服飾的特色與風格,這激發起了她濃厚的興趣。每當她駐足在名店的櫥窗前,就會對模特兒身上的服裝及配件,細細的鑑賞,用心的品味著,從款式設計、色彩調配、整體感覺,她都謹記下來,用心的記住要點,用筆寫下觀感,這對她此後的穿著講究有很大的影響,同時對於此後雅音的演出,其在戲服的色彩設計上也有很大的影響。

人要衣裝,這是至理名言,郭小莊在紐約深深體會到這話的真諦,整潔得體的服飾,不僅是一種社交禮貌,經過考究設計的服裝,還可以穿出精神,穿出自信,穿出品味,穿出個人風格。郭小莊從表演藝術而領悟到衣飾藝術,而且愈來愈有心得。這多年來,她已熟能生巧,別出心裁,著重色彩的搭配和品味的建立,已經穿出自己的風格。

郭小莊也把「人要衣裝」的觀念,擴大運用到雅音的舞台演出上。雖然國劇的服飾,都早已有一定的規律型式及圖樣,但她從舞台表演的角度來看,觀眾對於角色服飾所代表的時代背景、人物身分乃至生活、性格,都有基本的認識,在此之外,觀眾更會要求角色服飾的美觀,不僅服飾要新,色彩要亮,穿戴起來要合身,讓人有一種光鮮亮麗的觀感,是非常重要的,生活中如此,舞台上也是如此。於是郭小莊把在紐約的生活感受,表現在雅音的演出戲服上而做了革新,加強了色彩的鮮亮,裁剪合身,每齣戲都新做服飾,讓觀眾在台下張眼望去,就會有新的感覺。

紐約的下午茶,是郭小莊的最愛,她可以放鬆心情,和三兩好友在香醇的咖啡和美妙的音樂中,輕聲細語,互訴感懷;有時也會閉目養神,享受著一份靜謐。她最喜歡的是 Plaza Hotel大廳的下午茶,一方面是布置華麗,燈光柔和,一方面是穿燕尾服的兩位老音樂師小提琴與鋼琴的合奏,一首首的名曲,流瀉而出,輕輕的在人心靈間蕩漾,就像和風微微的拂過,舒適、暢快、甜美,氣氛令人陶醉。多年之後,她仍懷念著大都會中那這兩位老琴師。

紐約真是令人難忘。郭小莊在林蔭夾道的中央公園乘坐馬車,在洛克斐勒中心的彩虹廳用餐,在蒙太古街一再的逛著藝廊和古董店,在帝國大廈一0二層眺望遠景,在紐約圖書館迷失於豐富的書海中,在深夜的咖啡店聆聽黑人唱著爵士樂,在寒冬見到了紐約的積雪,在耶誕節見到了又高又亮的聖誕樹……在她的心內,紐約一年,雖是短短的時間,但對她的啟發和影響,卻是長長久久,永難忘懷。

當初,她在出發來美進修之時,家中父母和自己都擔心無法適應美國生活,尤其她從小就在劇校過著團體共處的日子,要在異國單獨起居上學,的確令人憂慮,郭小莊就帶著這樣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前來。到了美國,在舊金山和紐約,她有了出乎自己意料的發現:美國多樣化豐沛的生活資訊,就是為異國民眾、他鄉遊子而特意設計的,只要你了解該如何使用,就會解決你很多生活上的不便。因而當郭小莊在紐約過著單人生活時,她依然快樂自得,充分享受到獨立自主的樂趣。這份「紐約經驗」,也對以後雅音小集的獨立運作和高度自主精神,有著正面的、積極性的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