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公演.兩岸京劇首次會香江

一九七0年,由教育部從國內各大劇團甄選出的優秀演員,組成了一支少年國劇團,代表我國赴日本參加萬國博覽會的亞洲藝術節演出,那時尚在戒嚴時期,能夠出國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郭小莊以後起之秀的傑出演技,入選主演「金山寺」的白蛇,這是她生平第一回出國,內心充滿了興奮和新鮮感,但她卻嚴守團體紀律,自己認真演練,不敢隨意逛街,一心只想把演出任務做好,在載譽歸來後,她被評定為「出色演員」而獲得贈獎。這在多年之後,回憶起來,依然令郭小莊津津樂道。

一九七三、七四兩年,教育部和美國哈樂蕭經紀公司合作,組成一個大型國劇團,團員多達七十五人,預定每年赴美巡迴演出三個月。在兩次遴選團員之時,郭小莊都是首先入選,這是網羅了所有菁英名角,他們要在美國檀香山、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芝加哥、費城、波士頓、紐約、華盛頓、匹茲堡等五十多個城市演出,是前所未有的壯舉,所以團員都參加行前集訓,一再排練著自己的戲,對於身段、唱腔、服裝、化裝、都極為注意,謹慎的準備著。

最讓郭小莊激起內心無限感觸的是:這麼多著名演員齊集一堂,到了國外只是表演「集錦式」的濃縮戲碼,每齣大概在二十分鐘之內,且多以動作武打為主,目的在使外國觀眾有興趣和易於了解,乍看起來,舞台上是熱鬧而有趣,但對中華傳統文化及國劇藝術的宣達,這樣的一種方式,究竟能否達到效果?卻牽動了她的疑問和思考。

自此之後,郭小莊應邀出國表演的機會增多了,她於一九七六及七八年,二度應香港亞洲藝術節之邀演出,深獲佳評。早於一九七八年,她即已應邀在紐約林肯藝術中心演出,她在這個世界聞名的劇場,公演整齣的「拾玉觸」,細膩的演出,唱做動人,全場一千七百多個座位全滿,甚為轟動。八四年再應邀率領雅音小集專程到林肯中心上演全本「白蛇與許仙」,這是雅音小集自一九七九年成立以來,首次進軍國際舞台,創新的演出風貌,令觀眾感到耳目一新,較之「拾玉觸」更有過之。這兩次的演出她都排除了「集錦式」的折子戲,改以完整的劇情呈現給觀眾,讓觀眾深入了解和欣賞。事實說明了她的想法和做法是正確的,觀眾都對她有著「不同凡響」之感。

她也曾多次應邀參加亞洲電影節的表演,且曾遠赴義大利,在羅馬奧林匹克劇場以及貝沙洛羅西尼劇場演出,義大利國家電視台甚且錄影轉播。

在郭小莊的數度出國公演中,最為她所難以忘懷的,當是一九八八(七十七)年香港第十二屆亞洲藝術節,邀請雅音小集前往演出,地點在大會堂音樂廳,是安排在十月廿四至廿七日(星期一至四);而無巧不成書,時值香港聯藝公司舉辦「梅蘭芳藝術經典作品匯演」,特別邀了北京京劇團來港,自十月廿八日起一連演出十二場,地點在北角新光戲院,這次隨同京劇團來港的主要演員有梅蘭芳之子梅葆玖、女兒梅葆明、梅派名旦沈小梅及李玉芙,這兩人都是梅蘭芳生前最後所調教的得意弟子;此外還有葉派小生傳人葉少蘭、譚派嫡傳譚元壽、馬連良之子馬崇仁等。

在兩岸京劇隔阻了四十年之後,如今,就要首次在港相遇,而且兩地的劇團將緊接著連演,是近乎「打擂台」性質的演出。

郭小莊很早就排定這次的演出戲碼,前兩天是「王魁負桂英」,俞大綱專為她精心編寫的劇本,後兩天主演「紅娘」,這是她拿手的得意之作。

郭小莊早在十月初即兩度赴港進行推廣工作,藝術節執事人員要她不必擔憂,不管賣座如何,酬金照付。她婉轉說明:她來做推廣工作的目的,只是希望有更多觀眾走入劇場看雅音的演出,了解雅音對國劇創新的理念。執事人員終為所動,主動安排她到中文大學和其他學校做專題演講。望著坐著、站著,擠滿了整座邵逸夫堂的同學,她娓娓的敘說著國劇革新的理想與信念,大家靜靜的聆聽,那些年輕的臉龐,溢放出感動的光和亮。她表演了「王魁負桂英」的幾個舞台演出動作,台下出神的聽講漸次轉為熱情的發問!郭小莊感覺得到:她的出擊已成功一半了。

接著,她又接受媒體訪問,密集的在港展示,彷如一陣旋風。全團抵港之後,生活管理嚴格,婉謝一切飯局應酬,專心致力於排演,敬業的態度令人刮目相看。雅音四天的演出,竟在演前票券全部售完,主辦當局只好加售站票,這是全港從未有過的盛況!而演出前一晚的正式彩排,特別邀約新聞界觀賞,不僅使演員更加熟悉舞台環境,同時也達到了宣傳的高潮,郭小莊已顯出她的先聲奪人的氣魄。

正式演出當天,舉凡布景、燈光、音樂、服裝都令香港戲迷眼睛為之一亮,郭小莊與曹復永的演技更是令人讚賞,紛讚這是嚴謹而精緻的作品。崑曲大師俞振飛就當場讚不絕口,而第二晚正好梅葆玖和葉少蘭等人到港,立刻奔抵大會堂觀看雅音演出,他們兩人並先至後台向郭小莊致意,兩岸京劇藝術表演家終於晤面寒暄,彼時郭小莊正忙著上菕A忙不迭的熱烈歡迎,緊握著手,心底湧起一股相互祝福的溫暖之情。

台上雅音熱情專注的演出,台下觀眾入神的欣賞,偌大的一座劇場,靜得沒有半點雜聲,梅葆玖等人深深的感動著。待全劇演畢,他們直接走上前台轉入後台,再度緊握郭小莊的手熱烈道賀,為雅音的革新及台灣國劇的成就再致賀。

當時民生報的記者王惠萍小姐,曾深入報導梅葆玖等大陸著名藝人對雅音的觀感──

梅葆坎及葉少蘭都認為:郭小莊的雅音風格,對京劇有革新、創造,在舞台燈光、道具等方面有創新,他們覺得京劇有新嘗試是好的。藝術需要長時間的考驗。

梅葆玖和葉少蘭在看過雅音的演出後,都覺得整場表演很能「抓」,郭小莊是個很有思想的演員,她不僅可以演出,也有導戲能力;同時雅音雖著重現代劇場觀念,但唱唸做打都是傳統國劇表現,能在繼承和發展上互補,這也是當年梅蘭芳改革京劇時,仍兼顧的重點。雖然梅葆玖和葉少蘭等人的表演都謹守正宗流派,但,梅葆玖透露:「大陸京劇在舞台聲光效果上也有部分新嘗試!」(見七十七年十月廿六日民生報)

郭小莊公演圓滿結束,特地在港多停留,專程到新光戲院觀賞梅葆玖姊弟演出,並到後台向他們祝賀。根據時報周刊第五0六期(七十七年十一月廿日出版)湯碧雲小姐的採訪報導,對於雅音小集與北京劇團的演出,有著詳細的分析比較──

然而海峽兩岸京劇表演的比較是在雅音演完,北京京劇團十月廿八日接著表演才開始,看過台灣雅音小集演出的香港觀眾,幾乎都會看北京梅葆玖的戲,前後對照,北京京劇團確實吃了大虧,除了觀眾人潮的聲勢上,北京京劇團已經倍感壓力,在戲劇包裝和行銷策略上則更非雅音的對手。北京京劇團的「老舊」立刻給比了出來。

比較雅音和北京京劇團的現代感和過時感可從戲與事件兩方面談,事件方面如:
一、郭小莊和梅葆玫先後都上了香港無線電視台「早安您好」、「歡樂今宵」兩個節目做演出宣傳,雙方除訪問外都應邀表演一段,郭小莊提出要求非扮上戲蛜t出,並親自鑑定攝影效果才同意播出,梅葆玫則身著西服來了段清唱,草草了事。

二、雅音小集演出前有一場非常正式的彩排演出,一方面提供香港新聞界拍照宣傳(正式演出時大會堂禁止照相),而北京京劇團僅在演出前一天舉行記者餐會,餐會上香港記者都關心梅葆玖對雅音小集創新戲的看法。

三、北京京劇團與香港票界的應酬非常多,成名演員幾乎天天是上午排戲、中午應酬、晚上演戲、半夜吃消夜,由於有貪圖票友小惠之心,大陸演員都唯諾巴結票友闊佬,除不斷應酬吃飯外,小演員們則於散戲時紛至前台發送名片,場面怪異。而雅音小集赴港期間回絕了任何票房的宴請,固定上午排戲,下午回酒店休息、晚上演戲,並且不向票房索票,表現現代正宗藝術團體的風骨和紀律。

四、北京京劇團此次香港行周折也多,演員一再變更,演出特刊上,演員、戲碼均有誤,部分戲碼臨時當天才決定演員,戲碼單都不及印出,而雅音小集精美特刊中,詳細介紹了雅音歷史、演員背景及戲劇介紹。

五、北京京劇團最後兩天是陪香港票友演出,此點令台灣青年國劇演員最難接受。
包括梅葆玖、譚元壽、葉少蘭、馬長禮、馬玉璋等知名演員這次組成的北京京劇團事實上是集合多支劇團演員而成,固然主角們演藝拔尖,但是默契較差,同時應酬多、少排練,舞台上失誤很多,名角們也都不能發揮水準。除此而外,僅就戲劇上說,仍有許多凸顯「老舊」之處,譬如:

一、每天均排無關連的數齣折子戲,故事不全,多在表現演員高難度技術,流於賣弄。

二、主角常排在後半場出場,前面冗長墊場戲已教觀眾不耐,與雅音小集郭小莊在第一場即亮相抓住觀眾不同。

三、梅葆玖的多數梅派戲仍循父親梅蘭芳老本子演法,可是當年梅蘭芳演出時或許是為某種理由加添其他演員戲分,今日均成多餘廢場,梅葆玖並未就戲劇結構做整理精煉,節奏拖拉嫌慢,使戲劇濃度不夠。

四、字幕簡陋潦草,演員表一次打出,演員分別出場,觀眾已記不清誰演誰,打字幕者不夠專業,經常紊亂,影響觀眾。

海峽兩岸演員於香港以戲相會,在香港人眼中曾經具有若干的政治意味,可是對兩岸京劇發展和對我們的青年國劇演員毋寧是一次良性的激勵和自我超越。當前台灣國劇團創作新戲已經成風,十年來帶領風氣的郭小莊在這次率領各劇團好漢到香港接受喝采,得來不易,也當之無愧。

其實,梅葆玫他們演出的新光戲院,原本也不能和雅音演出的大會堂相比較,大會堂是現代化舞台,論設備和氣派條件,這是一個城市文化的標幟,新光戲院則是一般觀眾的娛樂場所,北京京劇團上演之日,賣票情形並不十分理想,結果只好關閉樓上座位,觀眾全集中在樓下,整個劇場氣氛,顯得冷而雜,欠缺一股靜肅敬謹、欣賞藝術的情意,這首次兩岸京劇之會,雅音是打了一次漂亮的勝仗。

從兩岸京劇的香江把晤,到兩岸京劇的真正聯演,已是一九九0年的事了。仍是在香港,為了紀念徽班進京兩百周年,京劇大匯演的活動,特別懇邀台灣的郭小莊,來和大陸的著名花臉景榮慶合演「霸王別姬」,這是第一次由兩岸演員聯手合演一齣戲,同台演出,應是歷史性創舉,自有其重大意義,對於後來的兩岸文化交流,大陸的京劇團及地方戲曲劇團多次到台灣參訪演出,都有著先驅性的良好影響。

「霸王別姬」是「紀念徽班進京」的高潮好戲,為眾所矚目,郭小莊特把張大千為雅音所繪製的敦煌大幕帶到香港,做為這戲的背景大幕,同時她對梅派的這一代表作,決意給予新的詮釋,不受流派所拘,而加強花腔及動作,以現代感與節奏感來表現虞姬的心理歷程,從她出場即不斷獲得掌聲,婉轉哀戚和著細膩甜柔,她創新風格,贏得讚美,而飾霸王的景榮慶,老辣豪邁,把英雄末路的悲涼,演得動人,兩岸傑出演員的同台配合和發揮,把演技展現得淋漓盡致,可說是一次完美的演出。

而這次來港參加演出的眾多大陸知名演員,對郭小莊敢於把梅派的經典之作予以更動,自創一格,多表示其勇氣十足,很是敬佩,而郭小莊則透過媒體表示:

我希望藉由這齣梅派戲,重新演活虞姬這個角色,達到繼承和發揚京劇的目的,也讓大陸藝人了解台灣京劇的革新風貌。

「霸王別姬」是兩岸真正開啟了京劇藝術交流切磋的門戶,郭小莊在這歷史性的時刻,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雅音在海外公演的紀錄上,還有一次是浩浩蕩蕩,多達七十位專業菁英,前赴美國演出「孔雀膽」,首先在洛杉磯奧斯卡金像獎頒獎晚會的劇院演出,在僑界和文化界造成了一股熱浪,三千觀眾擠滿全場,鴉雀無聲的欣賞著阿蓋公主的愛與恨、情和仇,感受到劇力的凌厲,和悲劇的淒涼,雅音的創新精神,也透過這次在美國五大城的巡迴演出,得到僑胞們以及外國觀眾理解、認同和支持。郭小莊終年僕僕風塵,就為了舞台演出,也為了理念宣揚。